黃杰輝「上樑下樑」﹙第二輯﹚

踏入2011年不久,美國傳統基金會與《華爾街日報》就公布了2011經濟自由度指數,香港再度排在全球第一位。自這指數在1995年創立,香港連年第一,可能這個第一拿得太多了,公眾已有點麻木,媒體也沒了興趣作大篇幅報道。 為了給香港人報告這個消息,制定指數的兩個美國機構在香港召開記者會,從記者會的內容看,他們不是要為香港人報喜,反像是一種恫嚇。 香港要不改變一些政策,新加坡就要趕過你們了! 為了保住這個第一,香港要做些甚麼? 香港政府應該削減開支! 所謂經濟自由,一向推崇「大市場、小政府」,這原則為香港政府奉為圭臬,因此政府行政架構崇尚精簡,公務員加薪幅度很有節制,在這樣的情況下,小政府仍要削減支出,有甚麼方法省錢?還不是拿醫療、教育、房屋、社會福利開刀。香港人在這些方面得到政府過份的呵護,以致做成浪費,因此政府要削減這些支出來維持「經濟自由」嗎?生如斯、長如斯的香港人一定比那些遠在美國的經濟智囊清楚得多。 政府開支佔GDP百比分越低,經濟就越自由,這是他們的標準,叫我們這些沒讀過經濟的,摸不著頭腦,但看看美國的醫療系統,就可以發現頭緒。美國傳統基金會連自己國家內有需要的人沒有醫療照顧,患上大病就要申請破產的情況也漠不關心,反而大力反對醫療改革,他們會顧得上香港勞苦大眾的需要嗎?香港政府越少照顧市民的醫療、房屋、教育需要,大財團就可以辦醫療集團,建私樓,弄多些青少年到外國升學,賺錢的空間越大,也即是他們口中的有更良好營商環境。 為了保住這個第一,香港還要做些甚麼? 香港政府應該減利得稅和標準稅率,還富於民! 和全球其他經濟發達地區相比,香港的稅率非常、非常低,低得令政府不敢大力投資教育發展。教育界多年來爭取小班教學,在談到財政來源時,政府不止一次表示賣地、股票印花收入等不足恃,因為這些收入的波動很大,政府最穩定的收入是利得稅和入息稅,但因為稅率太低,負擔不起像歐美富裕國家的那等支出百分比。在這樣的環境下,政府縱然坐擁超鉅額財政儲備,仍然可以振振有詞不加大教育投資,使香港的教育投資遠低於全球平均數值。 在這樣低的稅率下,還要減稅,財富給了那些人?還不是將錢放回財團、富人口袋。稅率越低越好,也是他們的經濟自由標準,我們這些沒讀過經濟的,越看越莫名其妙。這是那門子的自由?難道是給有財有勢的人予取予求的自由?

這些為「經濟自由」立下定義的美國機構還關心些甚麼?

香港就要實行最低工資法例,他們要等著瞧有甚麼影響。他們是怎樣量度這些影響的呢?在他們的經濟自由度指標中,稱這方面為「勞動力自由(labor freedom)」,其中要量度國家或地區的最低工資、遣散費、解僱工人的法例,以及僱主聘用工人的支出負擔。換句話說,一個國家或地區沒有最低工資要求,不需要付遣散費,可以隨意解僱工人,除了付薪水外,不需付津貼,不需為員工買保險,加班不需額外給加班費,這就是經濟最自由的國度。 在這裡我們可以學學美國人在委婉語上的工夫,labor freedom可能比collateral damage更殘酷,受薪一族的在勞工市場中沒有自由,任人宰割,可以喚作「勞動力的自由」。 他們除了關心最低工資,還關心「工作時間的彈性」(又是給大家另一學習委婉語的機會),香港有人提出為最高工作時數立法,定然令他們惴惴不安,因為限制了最高工時,他們就失去了用六千元要工人每天為他們工作12小時的彈性。 這個「經濟自由度指數」玩意,將全球大部分國家及地區當作他們量度的對象,但有多少國家對這玩意表示「歡迎」。除了香港和新加坡會有廣泛報道外,排在第三位的澳洲、第六位的加拿大這些大型經濟體,對此根本不屑一顧。澳洲可能是全國正奮力抗洪,報章沒有空閒報道這些瑣碎消息,但加拿大主流傳媒也難見有關報道。有媒體報道的,那是奚落美國,著他們該向加拿大學習,那就不用在經濟危機中掙扎。就是在排第九位的美國,國內傳媒也沒有捧自己人的場,大型媒體視這項公布如透明。 現象如此,是因為「經濟自由度指數」這把戲只是後殖民主義的工具。你不讓我們在你們的社會中予取予求,我們就給你貼上不自由的標籤,嫌你的的營商環境不好,嚇唬你要撒走投資,讓你好乖乖就範我們的要求。那些已經脫離了後殖民時代,真正自己當家作主的經濟體,不會介意你給我怎樣的排名,高,不會歡喜,低,也不會發愁。 「金磚四國」的排名有多高?中國是135、印度是124、俄羅斯是143、巴西是113。這些經濟正在騰飛的經濟體,有理會「經濟自由度指數」嗎?北京去年年中將最低工資調高20%,年底宣布再調高20.8%,即基層工人在不足一年內加薪近五成。總理溫家寶在2011年開始,就表示控制物價,讓人民有穩定生活是政府的首要任務。巴西女總統在2011年1月1日就職,矢言要保護窮人,控制通脹及擴大基礎建設。 中國、巴西積蓄了一定的經濟實力後,當政者想到的是怎樣改善基層人民生活,香港發了很久的財,卻變成全球貧富最懸殊的地區,當政者仍沉醉在披著「經濟自由」外衣,實質剝削普羅大眾的把戲上。 「你們富有的人哪,應當為那將要臨到你們的災禍哭泣哀號。你們的財物朽壞了,你們的衣服給蛀了,你們的金銀生鏽,這鏽要成為控告你們的鐵証,又要像火一樣吞吃你們的肉。你們竟然在這末世積聚財寶。看哪,工人為你們收割莊稼,你們竟然剋扣他們的工資;那工資必為他們呼冤;收割者的呼聲,已經達到萬軍之主的耳中了。你們在世上窮奢極侈,養肥了自己,竟不知屠宰的日子到了。」(雅各書5章1至5節,新譯本) 這樣的自由第一,有甚麼值得在乎的地方?就讓新加坡趕過我們吧,這種自由,不是真正的自由。 「耶穌對信他的猶太人說:你們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門徒;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翰福音8章31、32節) 「有人把先知以賽亞的書交給他(耶穌),他就打開,找到一處寫著說: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擄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神悅納人的禧年。」(路加福音4章17至19節) 這些才是值得我們在乎,時刻謹記於心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