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中詩: 疫流中的逆流

詩中詩: 疫流中的逆流


詩篇二三篇有兩個主要意象: 牧人與東道主(Shepherd & Host)。詩人用羊在牧人的照顧下,得到無微不至的幫助的情境,並在寄人離下、落魄潦倒失意如階下囚的情況中,得到東道主的熱情款待,寫出讚美和信靠之情詩。


這詩是說上主是「我」的牧者,而不是說「上主是牧者」那隔膜而屬一般的論調, 強調「我的」是意味上主是我生命全部的主人,(“Christ is either Lord of all, or He is not Lord at all.” Hudson Taylor)並且與祂有非常親密關係;這樣,人才會體驗祂全面的供應與看顧。


1.祂所供應的是全備十足的安寧和滿足

因為上主如牧者,祂關心每一隻羊;祂知道我們每一個人的性情,我們的軟弱,我們的一切。祂所引領我們所走的路,是一條可以在祂裡面安息的路,在祂的引領中,休息是放下對自己的執意,放手信靠順服祂的安排。使依靠祂的羊能享受全人的重新得力,行走正路,榮耀主的路,才不至陷在危險中。


2.祂所提供的是智慧、責備、慈愛的挽回

找到正直之路的過程,很多時要經過乾而深的河床。祂知道我們常因走捷徑而避開正直之路,因兩鋌而走險,走岔路而遇到危險或失敗,所以祂無微不至的供應,用杖保護救援,叫我們能面對困難,不至喪膽卻步。祂知道我們得意時,會自大起來行越軌悖逆之路,所以祂用竿責備我們, 以致我們有膽量放棄罪中之樂,回到主的身旁,不再羞辱主的名。


3.祂所賜的是豐盛、慷慨、緊貼的伴隨

有時在絕望的逆境中,真被追擊喘不過氣來。當身邊連一個接待自己的人都沒有時,那種心寒而慄之感,迫使人自憐自卑,甚至無顏對人。然而,在這時刻卻得到作為東道主的神以大愛接待,能住在祂的殿中,且驅走敵人,這是奇妙的同在和極大的安慰, 我定意不再流蕩離開主的居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