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同在、人的立約

引言

分離似乎是人生中一件難以避免的事,分離有好的,也有不好的。《創世記》在前40章中也有不少分的事件。第三章人因犯罪與神分開,被逐出伊甸園;第四章該隱因殺亞伯而被逐;第五章以諾與神同行,被神取去;第六至十章神以方舟把挪亞一家與世上其他人分開;第十一章神變亂人的口音,使他們分散至全地;第十二章亞伯蘭離開本地本族父家;第十三章亞伯蘭與羅得分開。到了二十八章雅各被迫離家,一別便是20年。 這些分開有好也有不好,有因人的罪惡,有因神的心意。分不是問題,問題是其因何在,其果如何。人不要為分而分,也不要為不分而不分,重點是因與果,最重要的是要合神而非逆神而分。《創世記》三十一章主要分為四段,1-21節是雅各的逃跑,22-42節是拉班的追趕,43-55節是二人的立約。在這事件中不但看見了二人之分開與立約,更看見了神的同在。整件事雖是人的事,但由始至終神也在其中。

(一)雅各之逃跑:神的同在,人要記念(1-21節)

六年前雅各與拉班定工價,最後雅各把拉班的羊群都套了過來,極其發大。拉班的兒子眼見境況不妙,心中自是不悅,心中不悅便口出怨言,這些話都進到了雅各的耳中。不單聽見拉班兒子的怨言,也看見拉班面色的改變。如今,情況已大不如前,氣氛亦漸趨緊張。正在此際,神向雅各說話,要他回到父家。雅各在二十八章離家的時候,在伯特利有神回歸的應許,自己也有回家的心願,如今是成行之時了。 昔日他單身離家,如今卻有妻有妾,有兒有女,有羊群有僕婢。動身前,雅各與妻子到田野說明心意。到田野,或許因為地方比較偏僻,以免旁人聽見,洩露計劃。得到妻子之認同後,雅各便展開了逃跑之旅。 雅各說明離去之原因,重點不單是在於岳父的不是,關係之惡化,更重要的是事隔二十年,雅各沒有忘記二十年前在伯特利向他顯現的神。在第3節中神再次向雅各應許祂必與他同在,此時的雅各與二十八章中的雅各有所不同。在伯特利時,雅各從夢中醒來後說,「耶和華真在這裡,我竟不知道」 (16節)。在三十一章5-13節中他五次提及神,「神向來與我同在」(5節),「神不容他害我」(7節),「神把你們父親的牲畜奪來賜給我了」(9節),「神的使者在夢中呼叫我」(11節),「我是伯特利的神」(13節)。 雅各固然有他不是之處但他也有他可取之處,他對神同在的看重是非常明顯的。他孤身離家之時,神向他顯現,他以石為柱作記念許了願。時隔二十年,他沒有忘記這位向他顯現的神,稱神為伯特利的神,因為他明白他所有的一切皆因有神的同在。 人需要神的同在,人不要忘記神的同在。人在急難時需要神這是常理,人在順境時忘記神卻是常事。雅各在二十年中經歷了不少,在岳父手下處處不利,由娶妻到立業,都是處於下風。但最後卻因為有神的同在,使他「極其發大」(三十章43節),甚至招致拉班兒子們的妒忌,引起拉班之不滿,他知道是離開的時候了。二十年前離家後神向他顯現,應許同在,二十年後回家時,神又再次向他顯現,應許同在。雅各之離家與回家都有神的同在,在離家與回家之間的二十年經歷了神的同在。他沒有忘記神的應許,也沒有忘記神的恩典。 「神同在」是一件很重要的事,約書亞進迦南前,神應許與他同在(《約書亞記》一章5,9節),主耶穌離世前應許與門徒同在(《馬太福音》二十八章20節)。神與雅各同在,雅各承認神與他同在,他明白他所擁有的一切都是因為神。正如保羅在《哥林多前書》十五章10節中說,「我今日成了何等人,是蒙神的恩才成的。」 人不要忘記神同在而有的恩典,人要確認,也要宣告。神會施恩,人要感恩。「忘恩負義」是人不該有但卻常有的事,不單對人,也會對神。人要如雅各般回顧過去,看見神的同在,經歷神的恩典,以致對神敬而畏之,有感恩,有順服。 蒙恩的人要養成數算神恩的習慣,不單放在心中,也要掛在嘴邊。自己要感恩,對人要述說,天天感恩,事事感謝。從雅各對妻子所說的話中,切記人不單有神的同在,也要與神同在,神常在心中,常在嘴邊。人不要以神恩誇口,但人必要為神恩感恩。蒙恩不忘恩,得恩要感恩。

(二)拉班之追趕:人的失誤,神的恩典(22-42節)

雅各不辭而別自有其因,若關係好,道別是應該的。雅各鑒於過去二十年的經驗,深明岳父只求自己好處,不顧他的需要,過去是,如今還是。無論如何,他是寄人籬下。若道別時一起爭執,他只會處於下風,卻走不能,又或只能空手而回,到時便為時已晚。於是,他決定先走為妙,免得節外生枝。 由於拉班使雅各與他相隔三天的路程(三十章36節),雅各全家出走,內有人知,但要告知拉班,報訊的人也要走上三天的路程。縱然拉班即時出發追趕,到了雅各已走了一段路。拉班終於在第七天在基列山追上了雅各。 在追趕的事上有兩件插曲,一是拉結偷了拉班的神像,一是神在夢中要拉班不能為難雅各。偷了神像會引來麻煩,夢中警告卻帶來保護。神像一般有保護的作用,根據主前十五世紀的努斯文件(Nuzi),這些神像是產業承繼權的代表。無論拉結為何偷神像,是她沒有放下當地的信仰,希望當地神靈可以保佑他們平安離去,又或她是出於貪心,希望一天可以回來承受拉班的產業,偷便是偷。 拉班怨雅各兩件事:偷走與偷像。偷走一事如上文所說,他若坦然告知拉班去意,很可能欲走不能走,就算最終放行,也可能空手而去。在29節中拉班表示他是有能力傷害雅各的,在42節中雅各也明白他很有可能空手離開。 偷了神像,似乎是一件大事,不單拉班嚴加指責,雅各由於不知是拉結偷了神像,甚至聲言神像從誰人搜出,誰便沒命,可見其嚴重性。最終拉結用計避過了被揭發,雅各即時直斥拉班,更借題發揮,一訴二十年來之怨氣。 拉結偷神像,無論動機是什麼都是錯的。拉班沒有搜出來,經文中沒有說是神保守,整件事只能說是神的容許。人錯而不被發現,比比皆是,但不可以說是神的心意,只可以說是神的容許。無論如何,就算拉班能搜出神像,向雅各大興問罪之師,最後雅各仍可如神所說回到父家。 拉結有不對,但神仍有恩典,神在夢中提醒拉班不能為難雅各,要讓他離去。在這段經文中,看見了人的失誤與神的恩典交合在一起。反觀今天,無論在個人生活中,又或在教會生活里,都是如此,人會有失誤但神總有恩典。 世上哪有完全的人,世間哪有完美的教會。在人生中,在教會里,總會看見不完全的人,總會發生不該有的事。因此,人需要耶穌的救贖,人需要赦罪的恩典。也正因神的選民與神的教會都不完全,因此舊約的先知和新約的使徒,才要寫下神的心意,對神的子民有教導,有責備,有勸告,有警告。 人是不完全,但不表示人應該不完全。正因人不完全,人要努力減少不完全。神是有恩典,但也不表示人可以持「恩」生嬌,任意妄為。正如家中有藥,不表示人可以任意損害自己;地上有醫院,也不表示人可以隨意生病,以致可以吃藥,可以住院。在拉班與雅各之對話中,看見拉結之不是,也看見拉班之不可,前者是因人之過,後者是因神的恩。過與恩並列,人不能因恩而有過,人應避過而蒙恩。

(三)二人之立約:人的定標,人的達標(43-55節)

拉班搜不出神像,雅各斥責之後,拉班只能無奈地讓雅各離去。拉班似乎由始至終都認為一切都是他的(43節),但礙於神的干預,他只好放雅各回去。但是,他心中仍有所顧慮,一是雅各會在他兩個女兒以外另再娶妻,二是恐怕雅各日後會回來對他不利。 拉班在這過去二十年深深知道耶和華與雅各同在,以致雅各所作的無不蒙福。他一方面希望他的兩個女兒是雅各唯一的兩位妻子,日後雅各興盛,他的女兒也可以得到好處。另一方面,他也相信雅各日後仍會有耶和華的同在,必會日益強盛。他清楚明白也親耳聽見雅各對他的怨氣,他雖是他的岳父,但他也擔心雅各有一天會念舊惡而反目成仇。他目前有能力害他(29節),但難保將來雅各反會有能力害他。為求自保,他提出立約,以石堆為界,互不干犯。 拉班明白雅各信神,因此提及雅各的神。雅各也指著神起誓,願守所立的約,最後各回各的地方。當拉班到了無計可施之時,他只好退求其次自保其身。拉班無法留下雅各,但他最少設法保護自己與自己的女兒。拉班並不笨,他雖不能得償所願,但也不會空手而回。拉班人品只是一般,甚至不好,但生活的智慧仍是有的。人做事不一定是不成則敗,不得便失,成與敗,得與失不是一線之差,而是可多可少。有些人大事不成,小事也不成,大志不能完,小志也沒有,這是極端,這是悲劇。 人處事為人不要走極端,要不是全是我所有,否則便什麼也不要;要不是全都做到,否則便什麼也不做,這是不該有的心態。有心志是好的,但人不是神,不知人之所能是,人之所能作,不能取一便取其次,不要因不能達標,便沒有其他目標。 拉班用了七天追上了雅各,心意很明顯,一是要留下他們,又或讓雅各空手而回;二是要尋回神像,保佑他一家,保住他產業。但到了最後,他二者都沒有,在被雅各斥責一番之後,他退求其次,為他女兒,為他自己與雅各立約。事實上,這追求其次不是其次,事實上是其首,因為留住雅各不是他當做的事。 在田徑賽跑比賽中,第一名到達終點的若因為在賽跑中犯了規,即使他是第一個衝線,卻不能是第一名,第二名的便成了第一。人原定的目標若不是正確的,便不要以之為正確。人沒有敗卻以為敗,勝了卻不以為勝,不單使人灰心,更是人的損失。拉班最後的一個要求不是敗中求勝,而是實事求是。人在人生中也該如此,實事求是不浮不誇,踏踏實實地做可做該做的事。 結語 雅各的出走與回歸並不容易,有一定之風險,因為他是逃跑,但因著過去與他同在二十年的神,這位伯特利的神,使他可以順利帶著一切離開。從雅各逃跑前的一番話,可見他是一個記恩的人,他沒有誇他個人的本事,他只有提說與他同在的神。人會樂極忘形,甚至忘恩負義。有神同在的人,要確認神的同在,要感謝神的恩典。 拉班追趕雅各,追上了但卻於事無補。拉結偷了不該偷的,但拉班卻搜不出來。拉班欲加害雅各,但神卻在夢中攔阻。拉結有過錯,拉班有惡意,但神有恩典,以致雅各最後可以安然渡過。人雖有過,神卻有恩,神雖有恩,人仍不應有過。 拉班最後只能退求其次,也是他所該求的,為他女兒,為他自己與雅各立約。他最終沒有得到他所想得的,他得的是他所該得的。人各有志,但不一定合神合人,人不要不切實際,人要實事求是。 為人者,能感恩,能免錯,能實在,不單自己過得好,也能榮神益人。人要開開心心,謹謹慎慎,實實在在地做人,人才能活在神的恩典之中,蒙神所愛,為神所用,無怨、無悔、無憾。如此人生,正是神希望人該有的人生,也是人應有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