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地質疑影音使團的言論和手法(二)

──兼略評《號外二》

我在第一篇討論影音使團的疑似取巧手段,現在我們回到最根本問題:有甚麼証據支持方舟已被發現?


一,兒戲的探索手法

影音使團在過去六、七年,把事工焦點改變為探索方舟、建立方舟博物館、以「發現」為噱頭搞佈道會並每年呼籲教會信徒動輒捐出數百萬又數百萬,嘗試說服教會廣大信徒認定已經發現了方舟(或在別的場合說的99.9%可能發現和後來改口的90%可能發現)。然而,考古不是拍電影,學術研究不是公開演講或製作訪問短片。動聽、感人、詞藻優美、名人見証、電影獲獎、牧者推介等等,通通都不是可接受的正確理由。 這次課題是考古,最首要的証據當然是一些實物,同樣重要的是考古學界對那些實物的專業判斷,否則我們無法得悉一塊木頭會否是古物。這專業判斷有其學術規範。陳崇基牧師在〈發現方舟的宣稱,聖經考古的回應〉為我們簡要地提出了那些規範:除了要被同輩評審、還要有更多一致化驗結果、吻合近東歷史、要有其他洪水滅世的考古証據、要有普世文化斷層、要解釋為甚麼其他理論不成立、還要有古環境研究支持。(註一)一般讀者都會明白這些要求是合理的,並且,我們不難相信專業考古學者應該還有更多要求。 這一切學術要求,六、七年來我們看不見影音使團有做過甚麼,他們略為算是有專家伴同的探索,只是近一年的事。若以前曾聲稱有專家,那恐怕會是謊言。為甚麼這樣說呢?因為昔日探索隊連手套也不戴,就拾起聲稱是「遺址」裡的物件,污染了該地點,及後的處理手法亦不恰當。這有點像警察鑑証人員在兇案現場不戴手套地到處摸,以致搜集到的東西被污染,不能用作証據。若有專家在場,這些離譜的事怎能發生?不專業這點不是我瞎猜的,影音使團在2011年11月的《號外二》裡承認了。(註二)他們說那話用意不是承認以前錯了,倒避重就輕地想批評斯奈林博士(Dr. Andrew Snelling)錯誤信任影音使團昔日(2010年4 月)提供給他的木樣本化驗報告(有關這事,見下文)。但不管那句話用意何在,事實是影音使團變相承認了,在2010年4月時還慒然不知原來處理樣本是有嚴格規定的!除了影音使團這個「承認」外,影音使團在2011年重用的哈佛考古學博士克蘭克(Dr. Joel D. Klenck)也認同探索隊曾污染了那地點,令那些樣本的化驗出錯。(註三) 直至2010年,情況發展令人更憂慮和疑惑。影音使團在其網站說他們在另一位置「實証」發現了方舟,但在別處卻說只是有99.9%可能是發現了,後來改口說只有90%可能發現了。說出這些數字的人並不是考古學專家,那麼,這只是毫不專業的推斷,與瞎猜有多大分別?(用香港人的話說,「吹水」。)但瞎猜的話卻可以用來承托公開聲明、佈道和籌款活動。(註四) 結論:由2005年至2010年底,那些幾百萬又幾百萬的聲勢浩大的探索旅程、方舟事工和專業形像,原來是這麼兒戲!並且,現在影音使團變相說出來時,沒有半點歉意。


二,斯奈林博士真的可以呼之則來、揮之則去?

在2010年4月,影音使團聲稱已有木樣本被檢驗出有4,800年歷史(註五)(讀者必須留意,影音使團去年是說距今4,800歷史,即那是2,790 BC,但在近來的資料裡,尤其克蘭克博士的新聞稿裡,卻說是4,800 BC),他們憑甚麼言之鑿鑿地公開聲稱那木樣本有4,800年歷史?因他們十分信任碳14化驗。這話要說得小心。從影音使團在2011年11月發放的《號外二》我們得悉,影音使團認為要用樹輪校正,並且「在沒有實地考察、沒有考慮歷史記錄及當地文明等佐証的情況下,單憑一份碳14簡報就斷言木結構不是方舟,並非科學家嚴謹的做法。」(註六) 然而,這裡的玄機在於,我們不能確定2010年時,影音使團是否已經有這認知。 按2011年11月由斯奈林博士(註七)和影音使團(註八)公開的資料,影音使團在2010 年4月20日單單把那個碳14化驗交給美國 Answer in Genesis 研究所裡的斯奈林博士看,期望獲得背書。只不過,斯奈林博士立刻看出証據不足,甚至,因為四個樣本裡只有一個年份比較久遠,理性的結論應該是出現了反証據呢。但影音使團那時並沒有理會,五天後轉頭就向外界公佈99.9%可能發現了(註九)(後來又改口說只有90%可能發現了方舟),繼續公開宣佈,繼續探索,繼續要求教會捐錢。假如影音使團那時已經認知樹輪校正和「在沒有實地考察、沒有考慮歷史記錄及當地文明等佐証的情況下,單憑一份碳14簡報就斷言木結構不是方舟,並非科學家嚴謹的做法」,他們為甚麼單單把那個碳14化驗交給斯奈林博士看,期望獲得背書呢?他們豈不應該知道這是不會獲得嚴謹科學家背書的麼? 或許,影音使團明知單單看碳14化驗是不可靠,但又明知斯奈林不是一位嚴謹的科學家(斯奈林不是一位嚴謹的科學家這點是他們在《號外二》裡努力營造給讀者的印象)。若然如此,他們尋求斯奈林博士背書的舉動就有極大嫌疑是意圖造假,只求找個九流學者來胡亂背書,令他們可以蒙騙世人!(若影音使團反駁說,他們昔日找別的學者時,對方只會單單按碳14化驗來背書,為甚麼偏偏斯奈林要這麼麻煩?回答:那麼你應該知道那些別的學者更加不學無術,你絕不應在你的網站裡張貼他們背書的言論。) 由於影音使團一定不會承認有意圖造假,蒙騙大眾,也不會承認自己那麼非理性地用一些明知無力的証據來要求他們認為是嚴謹的科學家來背書,他們現在只能聲稱他們在2010年4月時並不認知樹輪校正和「在沒有實地考察、沒有考慮歷史記錄及當地文明等佐証的情況下,單憑一份碳14簡報就斷言木結構不是方舟,並非科學家嚴謹的做法」。換言之,他們昔日斷言木結構是方舟,聲稱至少有90%為真,正正是單憑一份碳14簡報。 但這卻又出現另一個困難。如果他們在2010年4月的思考是,單憑一份碳14簡報就斷言木結構是方舟,理性地說,他們就應該接受斯奈林博士在4月20日的意見,承認木結構並非來自方舟,因為碳14簡報裡說,四個樣本裡有三個都不合符方舟的假設,而影音使團的人沒有相關學術能力去質疑斯奈林博士。但影音使團拒絕接受那意見。(再者,若他們在2010年4月前已懂得樹輪校正,他們早就會發現碳14簡報與樹輪結果不吻合,於是,理性地,他們沒理由斷言有90%可能發現了。) 談了這麼多,讀者應該不難會意,2010年4月或以前的影音使團根本不懂得那麼多學術理論,他們堅持不聽斯奈林博士的意見,原因恐怕不會是理性的。我們可以體諒,當一切都準備安排好,才發現碳14報告原來是反証據,又不懂用樹輪校正來反駁,更不知自己早就污染了木樣本,勢成騎虎,結果不想面對理性的現實。此乃人之常情。但這言行牽涉到向國際社會公開宣稱發現了方舟(後來改口說只有90%可能發現了),藉此噱頭搞佈道會,呼籲教會奉獻幾百萬又幾百萬,殊非小事,在學術和理性的要求來說,在基督徒──和非信徒──的道德來看,都是離天大錯。


三,影音使團的新觀點:放棄年輕地球說、不再相信挪亞是2,790 BC 左右的人!

影音使團在過去一年終於找到一個看來真正是考古專家的哈佛大學畢業的克蘭克博士,所以今年裡的言論就多自詡理性和科學,並藉此取笑批評者,就如上文所示。但克蘭克博士出現後,影音使團似乎因此(悄悄地)修改了很多觀點。剛已提及的是,在今年11月15日發佈的英文新聞稿裡(註十),克蘭克博士坦言影音使團以前的探索全不專業,因此樣本化驗皆不可接受。影音使團在《號外二》(註十一)不管如何避重就輕,也得間接變相承認了這個多年來的過失,令人無法質疑他們過去處理得十分草率。但還有些更深遠的困難,是《號外二》作者彷彿完全不為意或避而不談的;在接受新觀點時不談這些,是極不負責任的。 克蘭克博士在新聞稿聲稱,他在那裡發現的是一個應該是來自Late Epipaleolithic Period(後舊石器時期?此名稱似乎沒有標準中譯)的結構,按〝calibrated radiocarbon dates〞(這主要是碳14化驗),近東其他發掘地點的同類結構都是13,100 至 9,600 BC的。(註十二)若影音使團接受這講法,會面對三個很大的困難。 A. 亞拉臘山上的還會是挪亞方舟嗎? 昔日影音使團認為他們發現了的古物木結構是方舟,理由是因為2,790 BC正好符合了一些人在聖經裡的年份推斷,認為挪亞方舟大概也屬於那個年代。按影音使團在2010年提供給蘋果日報的資料,他們認為挪亞是2,370 BC 的人(註十三)。年份那麼相近,自然可印証那木結構是方舟。然而,現在克蘭克博士卻說木結構是13,100 至 9,600 BC的東西。因此,即使那木結構貌似船隻,也不可能是挪亞那艘方舟了!既然,那木結構就不可能是方舟,影音使團好應該考慮終止探索。難道他們由一個傳福音的機構,轉變成一個業餘考古尋找方舟的機構後,現在要再變身成為一個考古尋找聖經以外的古物的機構?若然如此,教會不用再支持他們了,任由他們在土耳其遺址裡尋樂便罷。 B. 影音使團無法再用歷史年期來斷定木結構是否挪亞的方舟? 若影音使團不打算做聖經人物挪亞以外的考古,仍要去土耳其找挪亞方舟,就唯有否認聖經裡的挪亞是2,370 BC左右的人,倒要在挪亞年份上多加數千年。只有這樣更改挪亞年份,那應該是來自13,100 至 9,600 BC的木結構才有可能是挪亞的方舟。但這「數千年」由誰去決定?如此,問題已不單是可否更改挪亞年份,而是不知可以怎樣更改,以致完全喪失了挪亞年份的歷史參照!即使現在他們決定要把方舟年份估計為13,100 至 9,600 BC,我們已無法斷定任何來自13,100 至 9,600 BC的類似船隻的木結構是挪亞的方舟了。既然不能從聖經推計出挪亞年份,又怎能証實或宣稱任何古木結構是屬於挪亞年份? 或許有人會反駁說,他們不用更改挪亞年期,挪亞還是2,370 BC的人,但他們可容許挪亞用來造方舟的木材不一定是他年期前數百年,倒可以是數千甚至一萬年前的(且不論那時有沒有樹木可以活這麼久)。這個不似是影音使團曾經接受的,因為他們在2010年時宣稱,木樣本和挪亞年份相近,這是其中一個理由令他們相信得那木樣本來自挪亞方舟。再者,就算他們現在改變這立場,認為挪亞用來造方舟的木材是他年期前數千甚至一萬年前的,也會陷入上段指出的同樣問題:失去了歷史參照點,那麼,任何略為像船隻某部分的木結構,或任何木結構,只要是來自那幾千至一萬年的,都可能是挪亞方舟的殘骸! C. 影音使團神學立場作出了重大改動,這會否背棄支持者? 假若我們不考慮上點第二段的可能性(有一棵樹可以活了幾千年以致一萬年,然後被幾千年以致一萬年後的挪亞砍來造方舟的某部分),剩下來的推斷可能性只會是,因為看到有一些像船隻的古木,而那些古木來自13,100 至 9,600 BC,就斷定那是方舟,然後逼出挪亞的年份必須也要接近 13,100 至 9,600 BC左右。這裡我們固然要問,可否單單憑木結構外貌來斷定那是方舟,但更重要的問題是,用這個方法來確定挪亞的年份的話,會陷入一個嚴重的神學和聖經詮釋困難。 很多支持影音使團的信徒都堅持某種所謂字義釋經,他們要倚賴類似十七世紀烏撒大主教(Archbishop James Ussher)的年份計算法(註十四),從而相信挪亞應該是2,370 BC 左右的人。按類似年份計算方法,地球年齡約六千年,而挪亞大概就是2,370 BC的人了。現在一般相信年輕地球說的人,多多少少也是基於這想法。(註十五)假若挪亞年份最後被發現為跟2,370 BC 相差了幾百年,這些支持者或許勉強還有可接受,但現在影音使團要求他們改為相信挪亞年份要接近13,100 至 9,600 BC(因他用的木材是那時期的),就絕對不可能,因那已超出了年輕地球說裡地球年齡的上限(六千多年)。 這否定了用聖經裡的年譜計算挪亞年份的釋經法,亦即是說,影音使團放棄了他們過去六、七年來一直堅持的所謂字義釋經。(註十六)讀者須注意,在過去一、兩年內,香港教會出現一場小規模討論。某些人認為,所謂字義地解釋創世記,必然只得出七日創造論和挪亞是二千多年前的人的結論(註十七),難以容忍半點進化論,但所謂文學釋經卻容許年份和基督徒對進化論立場上有很多彈性。(註十八)支持影音使團的人大都從這角度來看,所以一直批評所謂文學釋經不尊重聖經,並聲稱自己很重視所謂字義釋經(註十九)。若影音使團現在欲否認他們在2010年或以前所相信、用所謂字義釋經推算出來的挪亞年份為2,370 BC,他們必須解釋這個神學和釋經上的立場轉變,並向支持者交代! 為了打扮得合乎科學理性,為了攻擊相信年輕地球說的斯奈林博士,今天十分仰賴克蘭克博士的影音使團極可能已經背棄了之前那所謂字義釋經法。沒有仔細緊貼事件、草率地以為《號外二》成功反駁批評的影音使團支持者,可能到現在還慒然不知自己已被狠狠地棄絕和奚落。 《號外二》顯示出來的A, B, C 這三個困難,會對方舟探索造成極大打擊,甚至有人可會因此認為探索工作立刻可以告吹,所有爭議都可以停息了。但影音使團卻置若妄聞,不作任何解釋,實在教人莫名其妙。同樣難以理解的是,影音使團的支持者仍然只懂攻擊批評者的學術地位和動機,不反思原來自己昔日一直支持的,今天已經全變了樣。


四,總結

本篇探討了最根本問題:有甚麼証據支持方舟已被發現?從影音使團和克蘭克博士的言論裡,我們看到影音使團在2004-2010年的所謂「考古」探索原來十分兒戲。(不禁令人想到香港一句流行語:信一成都死!)影音使團尋求斯奈林博士背書一事反映,不論當日影音使團的人是否認知樹輪校正和「在沒有實地考察、沒有考慮歷史記錄及當地文明等佐証的情況下,單憑一份碳14簡報就斷言木結構不是方舟,並非科學家嚴謹的做法」,都只會反映出影音使團不理性和不負責任,處事草率馬虎。就算這一切往事都不理會,只向前看,也不似有光明的前景,因為影音使團接受了克蘭克博士的意見,認為疑似船隻的木結構來自13,100 至 9,600 BC,那就絕不可能是2,370 BC左右的挪亞造的船。假如影音使團為了堅持木結構也可能是挪亞方舟,逼出挪亞年份為接近13,100 至 9,600 BC,他們有責任在神學和聖經詮釋上作出合理解釋。否則,多年來一直基於所謂字義釋經法而支持方舟探索的信徒,將無法再支持下去。 或許,影音使團詞窮理虧至極,狼狽不堪。他們為求找一些藉口打發掉斯奈林,寧願壯士斷臂,聲稱過去一直的努力被他們親手破壞了(污染了樣本),更毫不謹慎地擁抱克蘭克的 13,100-9,600 BC 之說,以為可斥責斯奈林這類所謂字義解釋人士不尊重科學的同時,卻冷不防這一著會自毀長城,把自己和自己的支持者相信多年的所謂字義解經和挪亞年份計算法全都推翻掉。 最後,說回科學和考古,我們不妨用《號外二》的總結裡的一席話來作結:「具體的科學報告,會待科學團隊作更深入研究考証後才公佈。NAMI聽取專家的意見,會由學歷受認可的科學家撰寫報告,通過同輩評審,在學術期刊發表文章。」若然影音使團在2004年已懂得這樣做,各地華人教會就不用為他們大費周章,並捐出了幾百萬又幾百萬港元。可悲的是,影音使團懂得用這句話來取笑斯奈林博士(成立與否是另一回事),卻不反省自己過去七年所作的事更符合這句話所要批評的。雙重標準至此,實為天下間之奇聞。 系列還末完,待續……

註一:影音使團在其《號外一》裡以為只要找到幾處小節來批評陳文,就可以不理會陳文主要想講的學術要求,是拙劣的反駁,取巧而已。另外,陳牧師已撰文回應。http://marksir.blogspot.com/2011/11/1.html 註二:《號外二》http://www.noahsarkmovies.com/arkmovie/big5/extra.php 註三:新聞稿:http://www.sbwire.com/press-releases/sbwire-114562.htm。或有人會說,在東方日報去年的報導和網上短片裡,探索隊員是有戴手套的。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00426/00176_011.html。然而,這只能証明他們間中有戴手套。可惜,在最重要的場合裡他們卻沒有戴! 註四:有關「証實」的宣稱,而非99.9%或90%,現在已很難在影音使團網站找回來,但在這短片裡,我們看到是十分鮮明的,並且,那些所謂支持「証實」的「專家」十個有九個都不是真正的專家。有關這頁的事,我在第三篇會再談。(在此,各位不妨回想影音使團在《號外一》批評陳崇基牧師時,其中一點正正是指他不是真正的專家。然而,陳牧師至少有一個考古學碩士,已比那一網頁裡的大部分「專家」更加「專家」了!)http://www.youtube.com/watch?v=ii9RYiYmdxk&feature=youtu.be 註五:「影音使團發佈方舟新証據 亞拉臘山四千八百年木結構」,《時代論壇》,2010年4月26日,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59246&Pid=1&Version=0&Cid=145&Charset=big5_hkscs 註六:《號外二》http://www.noahsarkmovies.com/arkmovie/big5/extra.php 註七:http://www.answersingenesis.org/zh/articles/aid/v6/n1/mt-ararat-wood 註八:《號外二》http://www.noahsarkmovies.com/arkmovie/big5/extra.php 註九:〈影音使團發佈方舟新証據 亞拉臘山四千八百年木結構〉,http://christiantimes.org.hk/Common/Reader/News/ShowNews.jsp?Nid=59246&Pid=1&Version=0&Cid=145&Charset=big5_hkscs 〈土耳其發現諾亞方舟殘骸? 探險隊:可能性達到99.9% | 頭條新聞 | NOWnews 今日新聞網http://www.nownews.com/2010/04/28/91-2597143.htm 註十:http://www.sbwire.com/press-releases/sbwire-114562.htm 註十一:《號外二》http://www.noahsarkmovies.com/arkmovie/big5/extra.php 註十二:〝The site is remarkable〞, states Klenck,〝and comprises a large all-wood structure with an archaeological assemblage that appears to be mostly from the Late Epipaleolithic Period.〞These assemblages at other sites in the Near East have calibrated radiocarbon dates between 13,100 and 9,600 B.C. Located at elevations above 4,200 meters on Mount Ararat and covered by layers of ice and stones, he states:〝The site is wonderfully preserved, exhibits a wide array of plant materials including structures made of cypress and one room with a floor covered by chickpea seeds.〞 註十三:去年報章AM730裡有說:「……最近終証實從該處採集的木塊樣本已有4,800年歷史,進一步相信該巨型木結構為「挪亞方舟」……」。(http://www1.am730.com.hk/old_issue/issue/2010/201004/20100426/default1.html,第15頁。)由此可見,他們先認為挪亞年代是大概4,800年前的,然後才能因為木樣本被驗出有4,800年,進一步相信該巨型木結構為挪亞方舟。在蘋果日報報導裡,那裡更有一對照表,說《聖經》記載挪亞是公元前2370年的人,距今4,380年。那裡標明資料來源是《聖經》和影音使團。東方日報也有同樣報導,並有短片記錄了探索隊員的相同推論方式: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00426/00176_011.html  AM730 的剪報曾在影音使團網站張貼,現在已不見了。(但可在這裡看到:http://www.noahsarksearch.net/images/press/20100426_am730.jpg)在這短片裡,作者 howtindog把 Google cache 裡的紀錄找回來。http://www.youtube.com/watch?v=ADAuw8Acl8U&feature=related 註十四:http://en.wikipedia.org/wiki/Ussher_chronology ,類似計算方法可參看 Answer in Genesis 裡的說明:http://www.answersingenesis.org/articles/2007/05/30/how-old-is-earth 註十五:這裡有些變奏。有一類相信人類歷史極短、並且沒有進化發生過的信徒認為,創世記一1-3節裡可以有幾十億年。這叫做gap theory (參考http://www.kjvbible.org/)。那麼,即使挪亞是2,370 BC的人,他用的木也可以是13,100-9,600 BC 的。這又回到上節第二段那問題。但我們在本節只是考慮上節第一段的處境。並且,間隔論是否正確也是一個疑問。 註十六:2011年11月的《號外一》其實仍然表示接受這所謂字義釋經的:「以文學批評作為前設,解讀創世記、挪亞方舟、大洪水並非真實發生過的歷史記載,將神話凌駕於聖經記載的神蹟,方舟探索任何的發現自然都會被否決、反對。」但十一天後出版的《號外二》卻似乎放棄了這所謂字義釋經。 註十七:但他們未必一定要相信地球只有六千多年歷史,因為可以用gap theory來解釋。 註十八:其實所謂字義釋經是否必定要讀出七日創造論和二千多年的挪亞年份,是可質疑的。並且,所謂文學釋經和所謂字義釋經會否互相排斥,也不盡然。 註十九:有關這場小規模討論,現在很多資料都找不回,暫時最完整的事件紀錄可在這網頁裡看到:https://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462878836762

作者保留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