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願望

面對2012年,預見世局更為變幻莫測,我們確實活在德國社會學者貝克(Ulrich Beck)所形容的「風險社會」(Risk Society)。無論是政治、經濟與社會在新一年要面對預期轉變,然而我們更要面對是突發而有深遠影響的事故。 2012是政治年,本港與世界各地都有重大選舉進行。本港3月有特首選舉,9月則是立法會選舉;前者是「小圈子選舉」,只有1,200位選委有權選特首,後者則是廣大合法選民一起參與。1月14日則是台灣總統選舉,「雙英對決」(馬英九與蔡英文)來得早過本港的「雙英對決」(唐英年與梁振英),選舉結果對兩岸關係,以致本港在夾縫中的利害。美國總統選舉,則於11月初舉行,美國對華政策的轉變同樣影響本港的發展。 經濟方面,全球正陷入經濟衰退,美國經濟難望好轉,而歐債危機仍然揮之不去,甚至不斷加劇,本港雖背靠祖國,但在緊箍的經濟政策下,銀根不會寬鬆,本港經濟前景並不樂觀。 社會方面,因著經濟轉差而加深貧富差距,「抗議者」聲音不絕;社會群體之間的矛盾與對立加深。「佔領華爾街」運動精神,猶如茉莉花革命一般在全球蔓延;民眾面對政府與企業的「有組織地不負責任」(organized irresponsibility),惟有自保地要抗爭維權。7月底倫敦舉行的「奧運會」,應是2012年預見的可喜之事,各地選手透過公平競賽,為我們帶來悅目的觀賞。 面對各樣不確定的風險,港人怎樣應對?貝克看風險的根源是內生的,伴隨著人類的決策與行為,是各種制度等正常運作的結果。過往,我們認為對制度的效忠會帶來保障;如今我們深知任何政府轉換,或制度轉變,仍是舊有的思維與運作方式,我們要承受的風險絲毫不變,故此「穩中求變」並不可取。 要扭轉形勢,要改變是人本身的身分與角色。我們不再迷信現有結構與制度能解決問題,個體化是人本身要參與改變制度,把封閉專業官僚體制,轉為開放、對話的彈性網絡。人對現有一切提出合理質疑與反思,才能真正減少風險;基督徒與世人無異,面對同樣的風險,不能趨吉避凶。世人期盼風險與災難遠離,基督徒則確信〈所有美善力量〉勝過環境:「既有這一切美善力量幫助我們,陪伴我們,我們當勇敢面對未來,儘管前途尚在未知;黃昏、清晨、神必扶持,啊,尤其是一年之始!」(潘霍華) 「各樣美好的賞賜,各樣完備的恩賜,都是從上面、從眾光之父降下來的,他本身並沒有改變,也沒有轉動的影子。」(雅各書一章17節)

轉載自香港教會網站:www.hkcrm.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