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寶、考古與《聖經》

考古與尋寶有甚麼不同?尋寶是追求尋得物件的珍貴價值;考古是一個學術研究過程。

劍橋網上字典給考古學的解釋為:對屬於活在過去的人的建築物、墓碑、工具及其他物件的研究,以求認識他們的文化與社會。 考古學的用途是讓人更明白歷史,將考古學推高到不該有的地位,用它來考證歷史的真偽,這是連考古學家有時也會犯的錯誤,但這態度是本末倒置,將「歷史」與「考古」的主僕地位掉換,正切合廣州話的「妹仔大過主人婆」。 在學科的正統性這角度來說,考古學的歷史不長,最遠可追溯至法國的拿破崙時代,而較多考古學家認為始自十九世紀。考古學源自基督教,是基督徒到「近東地區」(西方歐洲人概念中最近距離的東方)尋找與聖經有關的地理與歷史遺物。考古成為能登入大學殿堂的學問,是考古者將尋找寶物的知識累積,將技術改良及規範化,使考古過程符合一定的標準,以求考古發現在學術上有足夠的可信性,成為一種正統的學問。

考古學是一種經驗的累積,透過技術改良與古物知識的增長,使我們能更豐富及更準確地重現古人的文化與社會,不過因為這是一個學術過程,重現的方法,重現出來的東西,都必會有熱烈的討論,甚至爭辯。討論與爭辯是學者們的正常生活,大家各舉道理,又你來我往的詰問,在互相尊重下切磋,是做學問的人的風度。凡有做學問經驗的人都知道,這樣的切磋不一定找到大家都覺得妥當的答案,因為我們的知識有限,就算我們都以為是正確的答案,有一天也可能被發現是錯誤的,因此真正的學者不會執著自己的發現是真理,但絕不容下有人將未成熟的發現當作真理。 要明白考古學的性質,最好是用一些實例來解說。聖經中提到世界末日有一場大戰,在「哈米吉多頓」進行(啟示錄16章16節),聖經學者多認為這就是「米吉多」(聖經中提及的另一中東地方)。被視為考古學鼻祖的Edward Robinson根據資料,來到一座70呎的小山上四瞰周圍,困惑於為甚麼找不著「米吉多」這個地方。

他要找的地方就在他的腳下,他找不著,因為聖經記載的「米吉多」是百戰之地,以各國在這平原會戰而聞名,但經過了山河歲月,舊的米吉多毁了,新的米吉多在廢墟上重建,到了Robinson踏足其上,昔日平原已是70呎小山。在中東地區,這樣的小山星羅棋佈,它們有一個專有名稱──「tell」。以色列首都台拉維夫(Tel Aviv)的「台」就是小山。

Robinson這個故事說明了考古不能以簡單的知識基礎作出發點,需要結合文獻、地理、文化及其他考古發現等知識,始能做好考古的研究。 「米吉多」的故事很豐富,在這70呎的歷史堆積中,有起碼20個城市,一個疊在另一個之上。過往百多年來,考古學家用了不同發掘方法去研究其中遺物。 有考古學家在其中一層發現了一個大馬廐,於是有人就很高興的說,發現了所羅門王的馬廐,證明了列王記上10章26節的記載。這樣的宣稱當然有人提出挑戰,因為除了找到一個馬廐,考古學家沒能發現其他與所羅門王有關的證據。有些學者堅持那是所羅門的馬廐,有些說是亞哈的,有些說是其他以色列王的,誰也不能說服誰。

拿這個故事出來,不是要討論怎樣考證古物,而是想說明,無論這個馬廐屬於那個君王,甚至可能是平民養馬的地方,對以色列王的歷史無益無損。「有了這個所羅門王的馬廐,於是證明真的有所羅門王,聖經有關所羅門王的記載都是真的了」,這是很膚淺的思想,只能在民智未開的時代產生功效。若一個人只因為沒有了這個所羅門王馬廐,就認為聖經是說謊,那就是思想偏執得不講道理。歷史是主,考古是僕,知識範疇是有結構,有次序的,考古證據不能決定歷史的存廢。 考古對基督教信仰毫無意義嗎?那又不是。我們從馬廐的結構,裡面的器物,就知道當時的人怎樣整軍備戰,戰馬戰車的軍容有多鼎盛,在理解詩篇20篇7節:「有人靠車,有人靠馬,但我們要提到耶和華──我們神的名」時,有更豐富的體會。考古學的目的,是幫助人理解當時的文化和社會,可助「發思古之幽情」。

考古學源於基督教,初始的考古學家是一班以考證聖經記載為目的的基督徒,考古學與基督教及聖經關係極深,但我們不要錯認了聖經是一本史書。聖經中包含了歷史成份,有些經卷也以史書的形式寫成,但聖經是神向人的啟示,不是神給人的一本史書,因此聖經在歷史上的有關記載,不是用有系統及嚴謹歷史手法寫成的典籍。

還是要回到那個馬廐的故事。為甚麼除了有考古學家認為那遺址是所羅門王的馬廐外,也有考古學家認為那是亞哈王的馬廐呢?以色列王亞哈的統治期與所羅門王相距僅一百年,單單一個遺址,難以令考古學家分清這考古層實在屬那一個君王的。在考古學上,亞哈王的古蹟比所羅門王的古蹟更有地位。除了聖經的記載外,沒有其他文獻清楚指明所羅門王的名字,但亞哈王的名字卻出現在亞述王撒縵以色三世(Shalmaneser III)的戰功石碑上:亞哈王出動了二千輛戰車,一萬人軍隊,幫助,抵抗亞述王。

以歷史的角度分析,亞哈王可能是以色列諸王中勢力最強的君王,這時期也是北國以色列的黃金時期,但翻開《列王記下》有關亞哈王的部份,亞哈王的強大軍隊毫無踪影,在神眼中,這些都不值一文。

聖經要記載的是神對人的訓示,縱然世人認為有權有勢值得羡慕,家財億萬、功績顯赫的就是大人物,但在神的眼中,財富、地位、名氣,都不是祂用來衡量人成功的標準。在神眼中,只有那些以祂為尊的人,才是善良的人。沒有了這個眼光,是枉讀《列王記》。

硬要將聖經當成一本歷史書來讀,用考古來證明聖經的真實,是看輕了神的啟示。神希望人用正確的眼光來讀聖經,不要捨本逐末,忙碌於追求聖經的「可信性」,卻忽略了聖經的最高目標,是希望人歸向神、生命改變。


本文不少有關考古學的資料,引用自Eric H. Cline的Biblical Archaeology A Very Short Introduction,書名明說了它是非常簡短的導論,因此篇幅只有130多頁,是一本袋裝書,輕鬆易讀,出版商為牛津大學,因此信得過這書不會寫來騙人。這類書別指望在香港的書店買到,但網上書店也只售美金十元以下。要對聖經考古學有概略的認識不難,近20年出版的有關書籍多如牛毛,遺憾是少見中文版本。若是港大、中大畢業生,返回母校申請圖書證,就可到圖書館盡情研讀這類書籍。要用學術方面的東西來幫助世人認識基督教,是一件美事,信徒下老實工夫,打好學問基礎,不單有助傳揚福音,也能深化信仰的體驗,謹願有識的基督徒,踏踏實實,讓世人知道基督教不是迷信,也不是只給人安寧舒適的安慰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