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正面和負面

讀經

撒母耳記上十六章7節


挑戰

你永不會從神學院學到這一門學問:如何令增長中的教會財政穩健。我初出來事奉的時候,大抵明白會眾每週放進奉獻袋的金錢,就等於教會的「可用資源」,卻未明白同工隊伍增聘人手的原則,也會對教會財政的穩健程度構成正面或負面影響。我從沒聽過任何人談及這個課題:就如很多教會的實務知識一樣,這也是我辛苦學來的。 教會成立初期,我們聘請的同工能夠吸引許多家庭來到教會。我們增聘了一位兒童事工統籌、一位學生事工牧者,以及幾位佈道及小組部門主任。當時我沒有察覺到,這些同工的工作做得越好,教會便增長得越快,同時奉獻亦相應增加。有更多人參加教會,就有更多人把生命獻給基督、更多人在信仰上成長、更多人願意向神作什一奉獻和其他捐獻。我並不察覺,原來我的同工強化了教會財政,我從沒看見兩者之間的聯繫。 然而,經過一段時間,同工越來越大聲呼喊說:「我們需要更多行政同工!」「成立宣教部,好嗎?」「我們何時可增聘多些管理員和資料輸入員?」 我沒有爭議的餘地。他們要求增聘的職位,似乎的確有需要,於是我們增聘了許多人品與才幹俱備的人來填補空缺。結果,一如所料,原先豐裕的經濟一下子轉差。新增的同工幫助了教會的日常運作,卻無助教會的奉獻增長。 終於,經濟前景變得十分黯淡,我惟有邀請我所有認識的聰明人士來開會,請教他們該如何處理,可惜沒有人真的知道該如何處理。於是,有一天,我去到一間寧靜的餐廳,仔細了解教會的財政收支,嘗試親自找出處理方法。 首先,我注意到我們的支出逐漸超過收入。這情況過往從未出現過,當然會引起我的注意。為何奉獻額上升,卻會入不敷支呢?為何增聘同工的比率與往常相似,卻是入不敷支? 我突然拿起一塊餐巾,在中間畫了一條垂直線,在左欄上方畫上一個正號(+),在右欄上方畫上一個負號(-)。當時我們有三十八位同工。我問自己:「如果每位同工都有最佳的工作表現,他們會使教會事工『增加』收入,還是『減少』收入呢?該放在左欄或右欄?」 兒童事工統籌明顯屬於「正號」那一欄。那位同工發揮了職能,使家長能安心參加我們的教會,知道自己的兒女會獲得悉心照料。他們亦喜歡我們的安排,因為可以專心投入敬拜。他們對基督越來越委身,也就更樂於奉獻。 負責教牧關懷的那位牧者,自然要歸入「負號」那一欄。儘管他的工作出色,也很關心人,但其受助者大都是社區中的困苦人,有些是來自其他教會的,另一些則已離開教會多年。 我繼續察看同工名單,逐一把他們放在其中一欄。宣教同工?屬於「負號」那一欄。事實上,若純粹從經濟角度看,宣教同工應該給加上兩個「負號」,因為除了薪金支出,教會還得面對許多撥款支持宣教工作的要求。(宣教工作有意義又合乎聖經教導,但要有智慧地推行。) 會計同工?嗯,他們負責計算賬目,但除非他們「報大數」來偽造賬目,否則難以使收入加增。 那天下午得到重大突破,讓我感到極之興奮,以至做了一件極為不智的事。我趕回教會,匆匆召開同工會議,向所有人宣佈我經過仔細分析,終於發現教會財政危機背後的真相。 我把餐巾上面的分析表抄寫在一塊白板上。我先把白板分成兩欄,一邊寫「正號」,一邊寫上「負號」,然後把每位同工的名字,清清楚楚寫在其中一邊。於是,我們一清二楚看見哪些職位能使教會財政穩健,哪些會汲乾教會資源。 我以為同工聽了我的懺悔,都會像我一樣如釋重負,因為終於識破教會財政危機之謎。我們從此便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了!


回應

可是,所有同工都面露震驚和難看的表情,顯示他們對前景的看法並非如我那樣篤定。 經過一陣難堪的靜默,宣教部的牧者舉手發言。 「嗯,如果我說錯了,請糾正的;但你聘用我,是要我運用金錢。我的工作性質……是要把錢用到外面的,如今卻要為此解雇我?」 這個問題恍如開啟了水閘的按鈕,五分鐘內,這房間化成一池的惶恐、失望和懊惱。「負面」同工爆出說:「你怎可以解雇我們?我們跟『正面』同工一樣努力工作!」「使徒行傳二章的教會豈不是指定了一些人,要他們經常出去賙濟窮人嗎?」「教會現在是否要實施『正面』同工高薪過『負面』同工的措施?」 我想馬上收回自己的話,也實不足以形容我的後悔。我硬著頭皮說:「不,不,不是這個意思!你們誤解了。被列為『負面』同工,並不代表你們不好,只是高層同工增聘人手時,謹記要考慮財政穩健平衡的因素,必須同時增聘一些『正面』同工,否則教會便會倒閉。」


生活上的運用

那天,我除了學會「教會生命的財政真相」的寶貴一課之外,還學會甚麼事情要跟全體同工討論,哪些事情只要在董事會內商議。邊做邊學吧。要留意「正面」和「負面」之間的相互關係,確實會影響教會財政狀況!


你的禱告與行動

「職場亮光」專欄內容轉載自《信徒領袖錦囊》,由「佳美腳蹤事工」出版,黃文謙先生授權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