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靜曦──
魔法「蛋糕」夢

系列

人前人後

陳靜曦──
魔法「蛋糕」夢

陳靜曦

2/3/15


am730 2015年2月27日 / 明報 3月3日 跟很多年輕人一樣,靜曦(Tiffany)有自己簡單的夢想:開一家蛋糕店。2014年10月,社交網站上出現了〝Tiffany’s Tailormade Bakery〞──她的夢想綻開了花。Tiffany以有限的資源,嘗試為客人「度身訂造」喜愛的蛋糕和甜點。蛋糕不一定很完美,就像她肢體有障礙、成長有碰撞,但卻彷彿有魔法,把生命的正能量貫注在蛋糕之中,讓吃的人能分享快樂⋯⋯

後印象派著名畫家梵高:「我做繪畫的夢,然後再繪畫我的夢想」,梵高的繪畫夢圓了,Tiffany的蛋糕夢也圓了,可Tiffany是先把夢想畫下來。訪問一開始,Tiffany向我們展示她童年的畫作,〝Tiffany’s cake shop〞的草圖早已存在,那是兩層高的蛋糕店,門口的宣傳牌上用英語寫著:dessert、blueberry、strawberry,樓上樓下都是休閒雅座。


生命中的幸與不幸

去年10月,Tiffany的蛋糕店在社交網站粉絲頁正式起動了,上面的設計、圖畫和產品附送的心意卡,都是她一手包辦。時間正好趕上聖誕節和農曆新年檔期,蛋糕、曲奇餅的訂單讓Tiffany和身邊的人在自家的廚房、客廳忙得團團轉,作為一盤生意,算是一個不錯的開始。能夠在22歲的年紀實現自己的夢想,不能不算是幸福吧!可是,幸與不幸,許多時候,只是銀元的兩面。 Tiffany15個月大的時候,父母發現她站不穩,看了醫生,但原因未明,兩歲後證實是大腦麻痺症,影響下肢的活動能力。做了一連串的骨科檢查、物理治療、實驗治療……並沒有明顯進展。四歲的時候,有朋友介紹他們到北京治療。天氣苦寒,Tiffany給剃光了頭,全身綁在帆布牀上,讓醫生從頭到腳針灸。這些片段,Tiffany非常深刻:「對面牀的哥哥哭得鼻水直流,我也是每次下針都哭,只有一次,因為眼睛哭腫了,眼睛附近不能下針,才免一次。」好不容易過了半年基礎治療,卻因為醫生出了問題,被迫折返,復原的希望落空了。 腦神經控制走路,慢慢影響骨骼,八歲的時候,大腿髖關節脫落,要動一次大手術。Tiffany沒有哭,媽媽倒哭了一頓。「第一次入手術室其實很害怕,但為了不讓父母擔心,就忍住不哭,裝睡。」手術後,石膏差不多把Tiffany全身密封,只開了兩個上廁所的洞。兩個月來,Tiffany在廳中央只能躺或趴,可她還是樂觀面對,沒有抱怨。 Tiffany的幸,也許是生於小康之家,父母照顧陪伴,為她遮風擋雨;學校的師長、同學也是接納、幫忙,小學的運動會上,同學甚至推她一起跑……她得到很多正面的力量,成長充滿了愛。但更幸福的是,上帝賜給她一顆樂觀、單純、感恩的心。對Tiffany,請不要用同情殘障的目光來看,雖然從小到大,因為不能正常走路,以及學習相對慢板,她的確要克服許多困難,忍受過排斥。但是Tiffany知道自己的幸福而感恩,對於生命中不能逆轉的事情,她欣然接受。

幸福魔法蛋糕是這樣練成的……

Tiffany決心做蛋糕,正是源於對生命的一份幸福感,很想跟別人分享。「小時候喜歡看一套卡通片,其中一集是關於做蛋糕的。做蛋糕的人能下魔法,讓吃過蛋糕的人,可以回味美好事情。我取了這個意念,希望做的蛋糕帶給人快樂。」 好的蛋糕不是一天練成的,單是看似普通的海綿蛋糕,Tiffany就嘗試過很多遍;中五畢業前做的專案,是按著我們的夢想實踐,老師要我做最簡單的海綿蛋糕,結果我嘗試了20次,到畢業也沒做得很好。當時,我就下決心要學好,正好畢業時要思考方向,就報讀了西廚學校。」也就漸漸向夢想進發。 人的意志和經驗跟做蛋糕一樣,也是鍛鍊出來的。Tiffany重要的歷練是畢業後留校工作的三年。Tiffany說:「老闆娘要求非常嚴格,自己出錯又多,心裡很害怕,為免挨罵,上班時提醒自己經常檢查,看有沒有漏做的事情;要求自己細心些、謹慎些。」從學校到職場,這些學習是年輕人必經之路,回頭看,正面意義更大。「替客人填表、開支票,聽電話,檢查倉庫,甚至清潔也做過了,好像是為開蛋糕店做了準備,上班時經常要面對客人,就跟現在一樣啊!」 Tiffany做的是網上店,要配合物流送貨,Tiffany會相約客人在離家較近的火車站,自己用輪椅把蛋糕送去。她在中五之後開始試用一部二手的電動輪椅,但原來,開動這200磅的輪椅絕不輕鬆。有一次,她乘地鐵往北角上班,碰上北角站的電梯壞了,職員沒辦法把她連人帶輪椅搬到出口,她只好轉到鰂魚涌站,在陌生的街頭開輪椅回到北角。為了多認一點路,Tiffany上班時把握午飯的機會,每次開到遠一點的地方。「後來改在灣仔上班,我就嘗試乘巴士,試了不同的巴士路線,看哪一條線能直接回家。」Tiffany知道,走過的路都不會枉然,而且會愈走愈寬廣。 堅持了三年跌跌撞撞的日子,Tiffany接下來問自己:就這樣下去嗎?有沒有更有意義的工作?她的蛋糕店夢一直在發酵。網絡時代讓更多可能發生,革命也好,運動也好,生意也好。在父親的鼓勵下,Tiffany辭去了工作,籌備了幾個月,蛋糕店終於在網上開業。Tiffany開心的說:「客人大多反應不錯啊,也有做得不好的,但他們會向我反映,不會就此不光顧,還鼓勵我再嘗試。」

尋索蛋糕以外的意義

問Tiffany:網上蛋糕店開了,就這樣下去?她竟然翻開日記本,一字一字地把想法讀出來……活動範圍的限制,加上思考說話不及別人快,她選擇以文字和圖畫表達自己。Tiffany很想找到自己:「神在我生命做了很多,我有甚麼可以貢獻給神?做蛋糕,與別人分享?好像還不足夠……可能就是幫貧窮人。」怎樣幫助貧窮人,Tiffany還沒想得太清楚,但這點心願已然藏在心中,早已設計了給窮人的蛋糕券。「把蛋糕以最低的價錢賣給他們……當然我可以捐錢,或免費送給他們,但覺得他們會有自尊,希望用自己的能力換取。」 在訪談中讀到Tiffany的真情,自己能力上的種種限制,她毫不介意分享。問她怎樣看自己,她說:「堅強、快樂,我相信別人也是這樣看我。」一份生命的喜樂,就算不是魔法,也是正能量的感染,吃蛋糕的人說不定真能吃得出來。 Tiffany夢想裡所鍾情的,始終是一家實體店,「在店裡,客人可以輕輕鬆鬆坐下來,快樂的品嘗蛋糕,還有的是,爸爸可以跟客人聊天,一面吃蛋糕,一面做輔導(她爸爸從前是社工)……」在她的夢想裡,總不是個人的,分享快樂永遠是主調。 做蛋糕以外,Tiffany對自己的期許是突破肢體的限制,到世界去見識,前陣子和朋友到過澳門,深感滿足,計畫了下一站──台灣。相信Tiffany在自由的空間,會用自己的節奏,繼續繪畫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