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一匡 x 鍾一諾──
顛覆時代的聖誕「鍾」聲

系列

人前人後

鍾一匡 x 鍾一諾──
顛覆時代的聖誕「鍾」聲

鍾一匡 x 鍾一諾

22/12/14

am730 2014年12月19日 / 明報 12月23日 年年有聖誕,今年不一樣。以為必然的倒數可能沒有了,甚至結伴聚集「鳩嗚」也不可以,整個聖誕節浸泡在一種異樣的氣氛中。然而,聖誕鐘聲還是會在12月25日響起⋯⋯有一把近期特別響亮「鍾聲」——鍾氏兄弟,以崇尚優美的鍾氏之聲、真心關心社會的歌詞,為社會帶來反思的鐘聲!


當初那顆赤子心

鍾氏兄弟今年5月新作《時代的顛覆者》一曲,以反思社會發展的歌詞,帶點滄桑的味道,讓香港人,特別是社運界注目於鍾一匡、鍾一諾兩兄弟,在發佈當日已經火速在社會和年輕人的網絡中,包括一些立法會議員的臉書上瘋傳。歌曲緊緊地配合了這個抗命時代,原來冥冥中自有天意。「這首歌其實早在一年多前,即反國民教育事件時已經開始創作,但後來因為要做另一隻碟,所以擱下了。」弟弟鍾一諾說沒想到,這個延遲,反而把這首歌帶到更切合它的時代裡,顛覆眾生的心。 憶當初赤子心一顆今天的社會輕看我我理性分析你卻話偏頗 奮勇去抗爭想不到換來是現實的煎熬如何能逃離這腐朽制度 大哥鍾一匡是律師,弟弟鍾一諾是大學教授,都是不少青年人眼中的才俊,但兩兄弟都不約而同的不會站在高台上看香港,卻藉音樂把對社會的關心表現出來。而他們本身的專業,也告訴他們,社會其實與個人是環環緊扣的。 「舉例說,個人健康與公眾健康其實有所關連。公共醫療政策上的漏洞,對其他環節也有關聯,個人難以獨善其身。」當律師的鍾一匡,更是要為社會公義而工作,於是兩兄弟工餘以音樂貢獻社會,盼望在這扭曲得很的香港盡一分力。 「香港人很多時第一件事會想起金錢,但賺到的卻大部分拿去供樓,這樣的生活,對於生活有要求的人來說,帶來很大的壓力,也影響了生活習慣與心情。」


追求質素雅俗共賞

欣賞《時代的顛覆者》的不單有網民,在剛剛舉行的香港作曲及作詞家協會(簡稱CASH)的「2014CASH金帆音樂獎頒獎典禮」中,獲頒「最佳歌詞」、「最佳合唱演繹」(鍾氏兄弟feat.大AL和梁球),以及「CASH最佳歌曲大獎」,而最後者過去多年都由流行曲歌手壟斷。可見無論是上街去衝的熱血人,還是在錄音室創作的音樂人,有心有質素的音樂始終是雅俗共賞的。 獎項固然是鼓勵,但正如很多獲獎的人,都不是以奪獎為目標,卻做出了最好的作品,備受欣賞。鍾氏兄弟的音樂,當初也只是抱著追求質素的心,結果卻意想不到的好,連非信徒的泰迪羅賓都被感動。 「曾有宗教界的音樂人對我們說,音樂不用做得太完美。但我們在美國和日本看到的基督教音樂,都可以在流行樂壇中佔一席位,甚至如日本這個基督教不太盛行的國家,國民也會欣賞基督教音樂,認為這種音樂很優美動聽。」鍾氏兄弟追求優質音樂的那團火,也就愈燒愈旺;而他們最新的CD,在大型連鎖音樂店的銷售榜上,曾連續7個星期高據首位。 回歸當初紮過的根重返最精緻的質感 夢想變真長路變近幸得這顆赤子之心 「香港的整體文化就是缺少了一份『崇優』的心。反而不是信徒的音樂人會鼓勵我們做最好的音樂。」以一份赤子之心去做好音樂,就是他倆的鐘聲為人欣賞之處。


在地的宗教音樂

鍾氏兄弟之前曾經出過兩隻大碟,都是開宗明義的基督教音樂,唱的也是很古舊的詩歌。可是忽然在這隻新碟全換了社會關懷,是不是不說教了?「過去的基督教音樂很希望可以傳福音,但內容一談及神,不少人都聽不進耳,結果聽的人都是信徒。我們做這隻碟時,反而沒有想是否要講信仰,我們只是想做些具社會意義的歌曲。」無心插柳,認真去做,換來是社會更大的回響,也反過來讓人從另一個角度認識基督教。 「有些人以為基督教是很『離地』的,是權貴的,不體恤人的。但基督教本應很『在地』的,是走進人群的,我們做這隻碟,就是以這樣的想法去做。」


我要真聖誕

2014年的聖誕節,經歷「佔鐘」後的社會,已經回不到從前。在人心不安、仍然是貧富懸殊的香港,音樂可會是治療心靈的良方、帶來盼望?「如果單單說『耶穌愛你』,而沒有其他安慰和鼓勵,對貧苦大眾來說是涼薄的,他們不會感受到耶穌的愛。」唯有與有需要的人同行,以行動關心,愛就在不言中。鍾氏兄弟選擇了以音樂與我們同行。 聖誕節是主耶穌進入人群的起點。如果聖誕鐘聲可以帶來真善美,就如弟弟鍾一諾所言,以好音樂打動人心,可能已經是最好的聖誕禮物。「在這個充斥語言偽術的荒謬世代,唯有神的信息才有真正意義。如果我們的音樂可以讓人有一點東西袋落袋,已經是恩典。」 任何佔領區或許有完結的一天,但真正關懷人心靈的優美旋律,卻永遠佔據最有需要的人的心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