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鴻昌──
多元與留白

系列

人前人後

鄭鴻昌──
多元與留白

鄭鴻昌

1/2/16


《明報》2016年2月2日/《am730》2月12日 一般人追求生活安穩,他卻習慣風高浪急;一般人為生計放棄夢想和興趣,他卻勇敢追夢,甚至將多如繁星的興趣一股腦兒變成職業,這人就是林子祥的和音歌手Danny鄭鴻昌。舞台上他習慣站在歌手背後,現實卻是一條硬漢,深信經歷困難才會使人成長……

Danny居住在離島的海邊小屋,甫進家門先看到一整排代步的單車,旁邊有一個小茶座,再走兩步,赫然發現一個小煙囪從白色爐灶中豎起來,原來這是Danny親手設計的意大利薄餅烤爐,加入柴火後,烤出來的食物特別美味。手作薄餅烤爐對Danny來說只是小試牛刀,其實眼前他居住的地中海式房屋,由構思、畫則、購買材料以至搭建,均出自他的一雙巧手。 「我個性不喜歡只做一種職業,也不能朝九晚五地工作,穿西裝打呔更是不可能,多年來我沒感到任何壓力去迫自己做不喜歡的事。」別人眼中的Danny就是那麼自由自在,今天你見他在海邊騎單車休閒穿梭,明天則在音樂學校開班授徒,後天卻發現他已跟某歌星離港開演唱會,最近他就忙於為朋友設計新房子,親手製作手工家具。


“音樂令我開心舒服,所以多年來我也樂在其中……”

可以說,他的正職是音樂人,更是林子祥和不少歌星的和音歌手,正如不少年輕人一樣,他的音樂路也是從「夾Band」開始。「我從小就喜歡音樂,十多歲自行揣摩結他彈奏,跟朋友一起夾Band,老師說我五音不全,卻不知我唱的是和音,後來得到賞識入行,一唱就是二十七年。」說罷,喝一口茶,像是回味這些年來的和音生涯,連他自己也想不到興趣真能變成職業,甚至能養活一家。 Danny自稱是跨界別工作者,興趣當然不只一樣,他說自己只是偶然踏上音樂路,其實心底裏的夢想是當設計師和藝術家。眾多設計中,Danny尤好室內設計,每次閃過設計靈感,總是按捺不住動手製作特色家具,以一雙手將幻想的東西變成實物。 音樂與設計在Danny生命中的位置就像空氣和水,缺一不可,他斬釘截鐵地說兩者一早已經結連起來,「音樂令我開心舒服,所以多年來我也樂在其中,但同時又不能阻止渴望設計的念頭,我永不會停止創作。」魚與熊掌,原是不可兼得,但他卻完美示範,音樂老師、旅遊達人、私房菜和戶外活動訓練導師,很難想像一個人的興趣和職業竟能如此廣泛。


“只留在舒適圈(comfort zone)的人永不會得到生活上額外的東西”

現今社會崇尚「買樓才是王道」、「孩子贏在起跑線」的文化,大部分人一生營營役役,為生活放棄了夢想。Danny卻恰好相反,如果他是90後,肯定被視為叛逆的一群,又或者早已被家人罵他愛發白日夢,着他唸書升大學才是實際。 正如近年香港不少年輕人反璞歸真,跑到新界綠田園復耕,又或者飛到世界另一邊享受工作假期。在一般人眼中,他們好像不務正業,但Danny卻絕對認同他們,認為這羣年輕人看到一些被社會遺忘的重要事情,例如耕作、回歸自然等。「穩健的指標對我來說並不適用,因為人是要去闖,只要不是壞事,我很鼓勵年輕人為理想為抱負打拼,只留在舒適圈(comfort zone)的人永不會得到生活上額外的東西。」 可是尋夢不能一蹴而就,過程中往往需經歷犧牲和挫敗,Danny也不例外。他熱愛唱歌卻被音樂老師指五音不全、醉心設計卻考不進當時的理工學院設計系,正當他心灰意冷,剛巧女青年會聘請戶外活動訓練導師,便把心一橫踏出一步。想不到眼前身型健碩、無懼挑戰的Danny,當年竟然是怕黑的膽小鬼:「每逢夜晚,我都會想起媽媽離開的情景,心裡又驚又怕,一定要到爸爸房間才安心入睡。怎料上班第一天,我便要深夜獨自看守整個營舍,聽着鐘聲嘀噠嘀噠的響,幾乎一整夜都沒有閉上眼睛。」原本打算天一亮馬上辭職,但不知是固執還是不服輸的性格,總想挑戰自己多熬一晚,結果咬緊牙關在營會熬了一周,雖然疲憊不堪,卻不知不覺間衝破了多年的心理障礙。 自此,勇於挑戰、永不放棄便成了他的代名詞,長達11年的教練生涯也就此展開,後來升任總教練,難怪今天他「周身刀張張利」,覺得憑一己之力就能解決任何困難。Danny有一個理念,就是深信人在困境中才會成長,過程中總有意想不到的得着,訓練如是,教導女兒也如是。「每年暑假,我都會設計一項挑戰讓她在經歷中學習,最驚險莫過於她八歲那年,一家三口在颱風莫拉克襲台後出發單車環島。當時台灣到處山泥傾瀉和水浸,連當地人都勸我們回家,但我們沒有放棄,整個旅程只有我們一家在踩單車。」


“我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像我這種人很難依靠一個信仰……”

Danny昔日怕黑軟弱,自言是一頭小綿羊,今天已練成十八般武藝,個性果斷、威嚴、固執,就像一頭獅子傲然站在山嶺俯視百獸,可是他做夢也想不到,自己會有倒下的一天。「我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像我這種人很難依靠一個信仰,但上帝就是知道,家中雖然接二連三地發生不幸事情,從中卻讓我看到上帝的保守。」 其一是妻子患了重病,說起這事,他猶有餘悸,憶述妻子患重病差點死亡,但她卻冷靜地說上帝會幫助自己。Danny一直是眾人眼中的鐵人,怎料卻突然患上嚴重的情緒病,脾氣變得異常古怪,全賴家人禱告支持才逐漸回復正軌。「我原本以為人生自主,活得十分快樂,但這些打擊改變了我對人生的看法,不再覺得自己了不起,而是尊主為大,明白萬事都出乎祂而非自己。」但畢竟是人,他也承認在羊與獅子間,自己仍未取得平衡,尤其對一向自負的Danny而言,學懂順服或許比征服十座高山更難。 「我經常問為何自己比普通人多興趣,甚至可以靠這些技能維生,我相信這是上帝的恩賜,要我用這些技能祝福別人。」不過他坦言,對於人生使命和未來方向仍處於摸索階段,必須學會放下自己。 訪問尾聲,談到Danny總是雜務纏身,他轉念一想點頭認同:「即使生病我也不會停下來,反而一停就會生病。」如果舒適圈是指感覺輕鬆自在的環境,那麼Danny的舒適圈就是在驚濤駭浪中搏鬥,追求一個豐富而充滿色彩的生命。今天他沒有計畫在人生下半場安靜下來,但上帝的心意人豈能參透,或許就是要Danny學會為生命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