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木匠──
一個最不值錢的人

系列

愛生命・愛香港

譚木匠──
一個最不值錢的人

譚傳華

21/1/10

18嵗那年我下河炸魚炸丟了右手,要知道,在農村靠一隻手生存下去實在很難很難。因此,父親的心一天天沉重起來。我就常常看到他在暗暗地歎息,好像我够爭氣,右手殘廢了,左手好好用起來,左手寫不來字,我就到大哥的單位斗室裏,主動叫大哥把我鎖起來,(怕別人打擾分心)天天寫呀寫呀,四十天就學會了左手寫字如右手一般(編者按:譚弟兄寫得一手漂亮的好字)。


學了一年半中醫,甚麼也沒有學到,倒是學會了如何用稻草點燃煤炭火。睡在巷道裏﹐天天很早就起來煮飯,挑水。我是一個愛勞動的人。後來回到村子裏教民辦,我很喜歡當老師!沒想到小學五冊的算術課第一堂課就出了大洋想,兩位數的除法,我不知道不够除了繼續添靈,還可以從下面調上去。學生說譚老師錯了,錯了,再添零,調上去,哈哈哈哈,我也哈哈哈哈,幽默自己,我說:「同學們,我不會做,誰會的上來幫助我。」大半學生都舉了手,我當學生,這時我才明白我真的太差,因為文革一年多沒上算術課,學的盡是語錄,而語錄裏沒有講填零的內容。孩子們哪會想到新來的老師真的不會做﹐大家高興得不得了,這位老師好會幽默!


上帝才是真正的幽默專家!兩年半後,小學考初中,第一次全面高考的中考,我教的班級考了全區一百多個班的第一。我那時也是一個孩子,我知道不能高舉自己,我跟他們一起玩,別的老師拼命地灌啊灌啊,我却是砍了正課,每週一半天到野外搞活動,炸碉堡,打游擊,抓特務,拾麥穗,搞不完的新花樣。完全是在快樂中學習、在快樂中成長。


上帝給了我創新的恩賜。因此,教了五年小學民辦後,我要去遍游名山大川,像李白、杜甫一樣。兩年時間游遍了大半個中國。針對我的浪漫,上帝就給我開玩笑,我差一點餓死在昆明街頭。最後,給一個等火車的人畫了一張寫生像,得了兩元錢,救了我一條命。我也因此經歷了人生最艱難的時刻。這一經歷,使我一生都受益不淺。我們經歷了最艱難的過程後,就可以從容面對許許多多的人生挑戰。


「譚木匠」這個品牌是很卑微的。它的第一筆銷售收入才兩元錢,至今保留在公司的展廳裏。今天有許多人說「譚木匠」如何如何,我真心地說,這實在是小得不得了的小生意!僅僅一把木梳子而已!


我確實不算甚麼!看看浩瀚的宇宙,地球在其中不過算是一粒塵埃,人又能算甚麼?!前不久在香港聽道,張師母的一句話很打動我:教堂三五十人的時候,我還感到自己並不渺少,因為誰都認識,當這教堂大到數百人數千人的時候,我才發現自己其實很渺少,因為在茫茫人海中我看不見自己了。這話非常謙卑、有味道。


我常常想,驕傲一定是出現在站在臺上;如果在臺下、在街頭、在火車站、碼頭、機場,人潮湧動的地方,誰也不比誰強多少。尤其是把你的頭銜、金錢、房子、車子都剝去時,任何一個人都是卑微如塵埃,在把你放到一個完全陌生的環裏時,人就知道謙卑!


其實,我實在是個最不值錢的人,也是個最卑微的基督信徒。當初,別人的一條手機短信就搞定了我。「木匠,我信耶穌了!」一個朋友的短信。當時我正在忙着打理公司,看到這條短信,立即回了一條:「有信仰的人是真正的幸福,祝福你!」於是他就約我去別人家裏參加聚會,第一次參加聚會就決志信了主。並沒有提一個問題,就這麼簡單。而且是與太太一起,她說嫁雞隨雞嫁狗隨狗,老公信了上帝,上天堂我必拽着你一起上。


從來不失眠的倆口子,自從決志信主那天起,天天晚上失眠。每天只睡一兩小時,這使我倆都很奇怪,就這樣整整折騰了一個多月。我倆從牀上折騰到地上,又從地上折騰到牀上,反正就是睡不着。後來受洗了,自從受洗那天晚上起,我們就安然而卧了。


別看我做了那麼一個看起來有點兒像樣的「譚木匠」品牌,其實我一點兒也狡猾不來,也最不會撒謊,很笨拙,又單純,說話太直,我太太更是如此。「譚木匠」為甚麼一再要提倡誠實,因為我看見,這是我們的短處更是我們的長處。


我這樣說並不是有意謙卑,而是我知道自己本來就卑微,微不足道,至輕至微!若不是神的恩典,我是須下地獄的人。知道自己非常卑微,既蒙了救恩就更確知未來更美好!


在這裏講個小的見証,去年夏天我被五隻馬蜂叮了(去年重慶有幾起馬蜂叮死人的記錄),我在第一時間做了一個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我身體裏面的蜂毒出去!兒子急了要我趕快去醫院打針驅毒,我卻很平安,說:兒子,這句話遠遠勝過世界上所有的藥物!你等着看吧。一個小時兩個小時過去了,馬蜂叮的地方一點兒也沒有腫,開始時手臂全紅了,慢慢地就消去了。我深知,能有如此信心是出於神的恩典!我也願以此見証憑着對神的信心,我毫無懼怕。主給我們信心的力量為的就是我們要勝過。信心的功課就是一個,「只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