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維明──
從野婆娘到尊貴女性

系列

人前人後

詹維明──
從野婆娘到尊貴女性

詹維明

14/3/16

《am730》2016年3月11日/《明報》3月15日 詹維明(Ruth),是香港早年少數有機會出國留學的女學生之一,1970年代和一眾「海歸」學者,把輔導引進香港,是將信仰和生命結合的生命導師;早年《突破》雜誌明心信箱主持人,人稱「明心一號」的,正是她。從稱為「野婆娘」的小女孩長大成為樂觀自信的傳道人,Ruth探索女性之為女性的獨特性,由內到外認識自己,接納自己,包括自我價值,如何看自己及異性……


“小時候我常欺凌、取笑人,長大後卻要給別人建立自尊心”

「小時候很頑皮,真的是野婆娘!當時什麼都做,爬樹、打人……不搗亂的時候就愛把膝蓋的傷口結疤處揭開,聞一下膿包的味道!」 很難想像,作為傳道人的Ruth,小時候最愛把自己的快樂建築在別人的痛苦上。「最記得的是,有一位同學從鄉下來,每天上課帶著一大袋生命麪包作午餐。午飯時,我們會故意圍坐,瞪著他。你說他能吃得下那麪包?當時不知道這是情緒虐待,還很快樂……小時候我常欺凌、取笑人,長大後卻要給別人建立自尊心!」 Ruth從小是「TomBoy(男仔頭)」個性,由「男人頭」成為「女孩子」的轉捩點發生在十一、二歲的時候,「母親向我清楚解釋我會成為一個大女孩,因為上帝喜歡造我為尊貴、寶貝的女性。從那時開始我就喜歡自己的性別,渴慕快快快長大。」 Ruth擁有動與靜的性格。她今天成為一位思想開放又專注聆聽的生命成長培育導師,母親的功勞不少。「我媽是智慧女性。她知道我不能安定的坐,就讓我做『男人頭』。她開放門戶,我青少年時代開始,家裏整天擠滿男女朋友,彈琴、唱歌,吃飯。我媽是他們心事、難處傾訴的對象。這一點對我學習聆聽和分享生命有很大的影響。」 「我是一個people-person(善解人意),願意聆聽,又能聽懂」,她表示「要學習全神貫注聆聽,包括對方沒有說的話(身體語言、聲調等等)而不是邊聽邊心裡盤算自己要說的話。」


“即使我不是最好,但在上帝眼中我是可愛的”

從「野婆娘」搖身一變為今天的生命培育導師,四十多年的心靈培育工作,加上個人生命經歷,Ruth十分肯定自身的女性角色,也明白現代女性的挑戰和問題。她在錄音製作《啊,我這個可愛的女人》中指出現時普遍女性的問題,是「單單顧及身體的外在美而忽略栽培心和靈」。說穿了,無論男女,能夠自我定位,就是找到內在的安全感;對Ruth來說,自信和安全感是來自上帝的愛。 面前的Ruth,談吐之間充滿自信,但她強調,這種「自信的特質」不是自大,而是知道自己是誰,相信「即使我不是最好,但在上帝眼中我是可愛的」,心靈有了這種被愛的肯定,自然產生安全感及流露自信。 常說女性非常情緒化,去年大受歡迎的電影《玩轉腦朋友》,大抵讓許多人明白和接納情緒是與自己共生的朋友,彼此要學習相處。Ruth坦言自小十分敏感,情緒波動也很大。不過,也因為她出生於戰亂時代的廣西,從小因為爸爸的工作調動,住過廣東廣西大大小小的城市和鄉村,閱歷廣,適應能力也很強,敏銳覺察到自己內在的波動。她表示,「我們需要處理自己作為女人的壞脾氣,留心自己的情緒什麼時候會波動,例如經期前後,懷孕初期、生產後,更年期等。」在她日常崗位上,看見很多人對這方面不認識而產生嚴重的情緒問題。 Ruth雖然自信又樂觀,但人生中有三次因情緒受打擊而陷入抑鬱的經歷。第一次是父親重病,但當時並不自知;第二次是感情問題,自我價值徹底摧毁,需短暫服用抗抑鬱藥;第三次是作為女性代表的器官:子宮及卵巢一併割除,荷爾蒙失調,強烈缺乏安全感,有兩年時間在深深抑鬱中渡過。 要過渡這些打擊,「開朗」、「高度幽默」的性格特質很重要。「留學前有美國宣教士對我說:無論你到那兒,千萬不要失去你的幽默感,它可以幫助你度過困境」。現時仍是單身的Ruth自嘲說:「我的朋友到現在還在為我籌備婚禮呢!不過有些人已開始放棄了,因為大家都老了!哈哈。」


“每一次完結不愉快經歷後,我一定問自己,我學到什麼功課”

Ruth在對談中常會自嘲,這種自嘲多是出於接納現階段的自己,以及強大的自我認同。她表示,有些女性經常感到被男性欺負,有些女人一定要比男人強,有些女性靠手段去獲得關心及注意來建立自我價值,這些想法在一般的人際或婚姻關係中出現的話,就會產生問題。因此,女性要清楚認識自己的位置,由內到外認識自己,接納自己,包括自我價值,如何看自己及異性,願意改變……等。 面對挫折,Ruth體會到要有安靜時間審視自己的內心世界。「如果發現最近經常批評別人,就要回家好好檢查自己內在出了什麼問題」她的良方是,栽培內心的敏銳,反思自己做人原則是否與聖經教導一致。 面對人生百態,Ruth認為除了輔導,預防及教育也十分重要。因此,「每一次完結不愉快經歷後,我一定問自己,我學到什麼功課,讓我更明白自己及如何與人同行?」 「我曾落在抑鬱裏,明白這是很多人生命中共同的經歷,重要的是不可以讓情況一直拖延幾十年。要承認自己『搞唔掂』,接受這是當下的自己,尋求幫助,找出抑鬱的原因及處理的方法。要自愛,與自己交往,無論獨處或困難時都接納這個『我』」。


“每次哭個不停的大多數是幾十歲的男人,訴說的是小時候與爸爸的關係……”

Ruth的工作包括內在醫治,她發現「每次哭個不停的多數是幾十歲的男人,訴說的是小時候與爸爸的關係,缺少了父親的形象。」 Ruth說,許多男性沒有真正成長為男人,缺乏自知,容易感到不安全。主要是因為父親失責,母親沒有長大。「有些母親與丈夫關係不好,有傾向將安全感建立在兒子身上。亦有不少媽媽過度保護兒子,令男孩無法長大成為真正的男人。」 Ruth強調,男人非常要面子,女人要學習尊重男人,「尊重男人不是基於他的能力高低,而是因為他是一個人,同時亦是男人」。女人協助男人成長,是讓男人領悟到自己該如何成長,而不是改變他們。 筆者也是一個男孩的母親,Ruth特意提醒:「媽媽需要明白──媽媽不能栽培一個男孩做男人,正如父親獨力栽培女兒成為女人會有困難」。爸爸在教育男孩上要負起很強的角色。 男女大不同,自古已然。女性的尊貴氣質是由內而外,細水長流。尊貴的女性當然也同樣能與自己和男性平和相處,互相尊重,互相補位。這是上帝創造人的美好心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