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明天」在哪裏?

系列

人前人後

我的「明天」在哪裏?

何小慧

19/5/20

每早晨這都是新的,你的誠實極其廣大。《聖經》〈耶利米哀歌〉3章23節 甚麼人會沒有「明天」,究竟經歷過何事才如此絕望?當太陽從東方升起,有人期待新事發生;又太陽從西方落下,有人擔憂明天來臨。 何小慧,她與抑鬱症糾纏逾10年,常認為沒有「明天」,因為今明兩天都做重複的事,一個月後、一年後也不會有改變。直到上帝接了小慧的一通電話,立刻回應她的禱告,賜予她「明天」也加上快樂。


「明天」消失後帶來的威脅

小慧跑去打理父親的製衣生意才20歲出頭,初出茅廬就迎來製衣業日漸式微,一波未平,又遇上金融風暴,一波又起,那是沙士的突襲,種種經營環境上的困難把她逼到懸崖邊,隨時一個情緒大波動弄得她翻不了身。後來,小慧去看精神科醫生,經診斷後確診抑鬱症,當下怎能接受,終要走上那條舉目無邊的服藥路程。   首年,試藥及覆診交替進行,務求找到適合小慧的治療方式。「我試過昏睡48小時、一晚換20套睡衣、夢遊時吃兩個月餅,連血液都好像有藥丸在流動……」小慧飽受藥物副作用的煎熬,她形容總是有「一塊雲」擋住視線,做起事來提不起勁,而且服藥沒有限期似的。最近有甚麼深刻的事情,她抓破頭皮也想不出來,仰望會飄移的天空說,「不如就了結生命,生存還有甚麼意義,都沒有『明天』。」


尋著循著就找回「明天」

明拒友人邀去教會千萬次,理由離不開的是「不抗拒基督信仰,但打電話給祂都無法接通」。直到患病的第10個年頭,小慧應邀出席九龍城浸信會的佈道會。但是,在教會中需要過一個羣體生活,人在其中亦要活出彼此相愛的見證,對於有抑鬱症背景的小慧而言,這是一番天人交戰;然而,她戰勝了。「有個推動力叫我返教會聽道,只有祂聽我訴苦。」上帝清晰地呼喚祂兒女回家的聲音是人無法抵擋,小慧渴慕神話語的心勝過對社交生活的畏懼。其後,她逐步打開心房去認識禱告的對象是誰,有一天一鼓作氣地打電話,拿起電話聽筒的正是上帝。接通電話的喜悅並沒有讓小慧得意忘形,她立刻向上帝傾心如水,「求祢幫我,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小慧決志信主了,邀請主在自己的生命軌道中留下足跡。一直以來僅靠藥物控制病情,如今她定意靠主根治抑鬱症,「若不嘗試打敗抑鬱症,那只會一直輸。」不管結果怎麼樣,她憑信心把藥盒以禱告交託給主,漸漸地不藥而癒,至今已脫離藥物治療8年。 你的日頭不再下落,你的月亮也不退縮,因為耶和華必做你永遠的光,你悲哀的日子也完畢了。《聖經》〈以賽亞書〉60章20節


神帶領踏上廚師的路

大病過後,小慧都記得最近發生甚麼深刻的事了。本身對烹飪情有獨鍾的小慧,發掘其烹飪的才幹後就跑去拜師學廚。隨著被賞識的機會增多,她成為烹飪中心的導師,並自立門戶做到會廚師煮私房菜,每次到府籌備8至14人的中菜宴。經朋友們的舉薦下,不斷接到「到會料理」的邀約,社交生活圈子一下子擴闊了。   小慧直言初時做「到會宴」壓力頗大,畢竟面對客人不同的要求,批評上菜過慢;客人不同的口味,批評太鹹太淡。如今卻輕鬆面對不順心的事,只因她堅信「做到會廚師是上帝給的機會!」上帝真實的帶領讓小慧勇往直前,告知她只需要盡心盡力做好每一頓飯,況且總有進步空間,聽意見思考如何改善這原是好的。她也表示,若然一頓飯的質素按著客人的財富而改變,「收多500(元)壓力只會多500(倍),」那麼一視同仁就能杜絕壓力。   長達十年的抑鬱症並沒有拖垮小慧的人生,她倚靠主成功翻身了。至今5年到會廚師的生涯,她漸與客人結為好友,獲邀出席他們的重要日子,分擔他們生活方面的難題。在成為廚師這件事上,「祂不只是打救我,令我有兩餐糊口!」原來上帝使用她的廚藝把喜樂傳遞給客人,客人吃得開心正是她最大的快樂。小慧深知神的話要注入內在生命,驅使她繼續在烹飪路上追隨神的心意,活出一個被揀選的生命,是已經從抑鬱症的煎熬中復活過來。這一切也記錄在她的烹飪書《走出抑鬱——煮出人生百味》裏面,因此小慧才說,「抑鬱症患者是有明天的!」 耶穌對她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聖經》〈約翰福音〉11章25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