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幻.實在──我們的薑餅屋

系列

証焦點

夢幻.實在──我們的薑餅屋

善文和仲民

10/2/14


(明報,2014年2月11日) 愛情就像一道橋,連接兩個毫無血緣關係、性別差異的個體;而對善文和仲民(Rai)來說,愛情更使他們跨越傷健之別,作出廝守終身的承諾。這段傷健婚姻,起初「十個有九

個反對,剩下的一個是觀望」,當中甜蜜而崎嶇的路如何走過?

善文患有先天性肌肉萎縮症,自小悲觀負面的她因著信仰重拾對生命的熱誠,後來在回聲谷傷健團契認識了身體健全的Rai,發展為情侶。對於這段傷健情緣,有人覺得健全的一方很偉大,Rai卻認為:「拍拖最重要的是兩個人的愛情,不是說我要犧牲,我要做一番大事,我覺得不是這樣。」這種平等相待,正是Rai吸引善文之處。善文憶述:「和他相處不會覺得我們有差別,他甚至不會刻意去幫你。有一次我們逛街,經過路面不平的地方,輪椅有點失平衡,但他沒有立刻幫我,先看我能不能應付,真的不行時他才出手幫忙。」


一個壯舉

善文自言與Rai是兩個世界的人,她性格急直,他心思細密。善文說:「決定成為戀人時,我只考慮自己是否喜歡對方,Rai卻想得很仔細,未拍拖就已想到將來結婚要承擔甚麼,包括要不要生孩子,我將來的生活要怎麼照顧。」Rai不諱言起初對身體障礙也有顧慮,作決定前早已思前想後。「我求問神,應否跨出這步呢?我願意承擔,但神會否給我能力去承擔?我相信神給我的答案就是『只要你肯,你就去吧!』,後來我就向善文表白心跡。」 順利牽手後,在Rai的周詳計劃下,善文經歷了難忘的第一個拍拖活動。「我計劃帶善文去濕地公園,一大早就從九龍區搭車,轉西鐵到天水圍,再轉輕鐵到濕地公園。這對善文來說可算是一個壯舉,因為她從未去過這麼遠的地方。那天還下著微雨,我要扶著她,又要撐傘,有點笨手笨腳。但終於如願到達,看到濕地的環境,令她非常驚喜。身旁的善文馬上和應:「我記得當時看著一望無際的海、天空,還有青草,真的很開心!」聽到這裡,彷彿看見綿綿細雨下,一對情侶的背影,一站一坐、彼此相依。


從弱女子到能幹主婦

二人決定結婚,不出所料,雙方父母極力反對。Rai父母怕兒子婚後要「做阿四」,而善文父母又怕Rai未能承擔和照顧「嬌嬌女」。「因為他們照顧我那麼多年,清楚知道箇中的困難,他們難以想像或相信一個和我沒有任何關係的外人,會有能力和能耐,一輩子背起我這個病人,這個大包袱。」 始料不及,婚後的善文不但不是包袱,反而擔起照顧丈夫的責任。Rai講起剛剛搬到新居幾天後:「有一天我放工回家,在樓下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原來是我老婆駕著輪椅,運著很多日用品、餸菜,我真的很驚喜!我本想為她預備晚飯,結果卻是她預備好一切等我回來。」善文接著說:「那天起,我就開始當一個家庭主婦,學去超級市場格價,指揮工人買菜煮飯。以前我連買一包飲料都不會,到現在會挑冬菇、燜冬菇,做媽媽教我的秘製咕嚕肉,成功感很大。」


夢幻而實在的薑餅屋

結婚兩年,終於有了屬於自己的小天地,他們給自己的家取名「薑餅屋」。善文說:「童話裡的薑餅屋,既夢幻又實在。我是一個很不實在的人,就像童話裡的薑餅屋,很夢幻。但愛很奇妙,可以把不可能變成可能。只要你肯相信,你去建造,就會擁有,現在我有了一個很踏實的家。」 從相識到相戀再到建立家庭,對Rai來說是一條漫長而崎嶇的信仰之路:「這是我生命裡一個很大的考驗:怎樣面對家人的反對,面對申請和裝修『薑餅屋』時遇到的各種困難。這一切都考驗著我的承擔力,以及對上帝的信心。現在考驗都過去了,已進入豐盛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