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偉業──
安得光房千萬家

系列

人前人後

余偉業──
安得光房千萬家

余偉業

1/9/14


(明報,2014年9月2日) 余偉業Ricky愛把自己的人生上半場,形容為「屋邨仔奮鬥故事」。他認定這段奮鬥故事的基礎,在於小時候可以在公共屋邨內安居。年月過去,正當事業如日方中,他竟忽然轉身……只因不能自已地惦念著一群連公共屋邨也未能入住的窮苦人。


從天台屋到牛頭角

Ricky小時候家住牛頭角上邨,卻從沒忘記父母口中提到他出生之前在深水埗天台屋度過的日子。「在我心中,深水埗一直非常神聖。所有潦倒、落魄的人,都可以在這裡棲身,不管住天台屋還是住劏房。然而,始終談不上安穩。我從自己的家庭見證到:總要有個正常安穩的居所,家庭才可以發展,家庭成員才會有能力面對生活困難,夢想未來。」 也許因為童年的體會,近年日益嚴峻的低下階層住屋問題,總叫步入中年的Ricky關注莫名。「劏房住客的心情是可以想像的:環境惡劣之外,更怕突然收樓,怕大幅加租,怕火警,怕樓梯角落閃出吸毒的人借錢……人不是單靠物質而活,但如果連基本物質水平也無法維持,意志一定大受消磨。」

高風險 高回報

Ricky開始在工餘時候用心研究。「認識愈多,愈覺得房屋問題已經演變成結構性難題。劏房已經是最低選擇,如果不住劏房,難道『瞓街』?」 作為基督徒的Ricky一直深愛聖經中「好撒馬利亞人」的故事:一個以色列人遠行遇劫,受傷倒地。兩個以色列同鄉先後經過都視而不見,幸有一位撒馬利亞人救活了他。以色列人與撒馬利亞人卻是素來不和的。「救人其實無須特別原因,先把對方從困境中扶持起來吧。」 2010年Ricky毅然辭去在跨國直銷集團高職,親身參與對付盤根錯節的房屋問題,成立「要有光」,定位為創效企業。「傳統生意總以賺錢為目標,我們卻以幫助人、創造社會效益為目標,同時追求自負盈虧地持續發展。」 他是家庭經濟支柱,與太太育有兩子一女,大兒子當年才七歲,正是仔細老婆嫩。「我可不是準備犧牲家庭,只是,既然決定投入,就必須專心。」太太雖然擔心,卻仍默默支持。誠如一位支持「光房計劃」的業主說:計劃成功機會很低,但萬一成功,可以為社會帶來重大、正面的改變。「高風險高回報的事,值得一搏。」Ricky說。

有日照 有個家

2012年秋,光房計劃正式開展:要有光是二房東,以低於市值的租金向業主租下住宅單位,再分租給不同的困難家庭。稱為光房,因為房間都有窗、有日照。「有一個街坊(Ricky愛稱租客為街坊)說:終於覺得自己有一個家了。」 「讓不同的家庭共住一室,也是希望重建舊社區互相照應的鄰里生活。」要有光還會協助街坊進修、找工作,甚至當義工,卻規定街坊最多只能居住光房三年。「我們是要扶持街坊一把,幫助她們培育自立的能力和信心,卻不鼓勵長期援助。」 兩年過去,成果漸見。「有位街坊從前自言除了湊仔甚麼都不懂,但她入住光房以來積極學習,如今正替一家社福機構擔任義務幹事,反過來支援其他有需要的人。」Ricky眼裡閃著喜悅的淚光。 要有光幫助的家庭中,約有一半是新移民。目前社會上瀰漫著中港矛盾的緊張氣氛,可感到壓力?「大家都認同孤兒寡婦應該幫助吧。人地生疏的孤兒寡婦毫無支援,豈不更應該幫助?不管是誰,我們一視同仁。」 「我深信,社會是應該建基於人與人的互相幫助。」Ricky說。某業主也說:社會出了大問題,我不認為有誰可以獨善其身。另一位業主則說:社會上有這麼多人居住環境惡劣,我卻有單位空著無用,內心過意不去。 「其實甚麼人才『要有光』?正是沒有光的人啊。」

真正長久的快樂

籌劃光房計劃,Ricky也有信心起伏的時候,每當感到徬徨無力之時,正是信仰鼓勵Ricky堅持下去。「一次又一次,我確實感到神深愛著這些貧窮人。」 動力還來自於滿足感:見證著街坊逐漸重拾自立的能力。另一種滿足,在於工作、信仰和人生得以結合在一起。「我工作時看著街坊,就彷彿看著耶穌站在我面前一樣,感覺非常奇妙。」他吁了一口氣,說:「也希望我所做的,能讓兒女得著啟發。」 「真正長久的快樂,永遠建基於人與人的關係,而不是建基於物質或財富。我從沒試過像目前這樣喜歡自己的工作。」說這話時,Ricky的神情絕對是眉飛色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