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目的論

二、目的論(Teleological Argument)

這個理論依據宇宙的無限浩大、宏偉與錯綜複雜,以及宇宙間的秩序、規律、和諧與奧妙,並宇宙的設計和萬象的奧妙,証明有一位比宇宙萬象更偉大、更有智慧的設計者。

中國著名畫家范曾在南開大學為「挑戰杯」全國大學生課外學術科技作品競賽「串講」科學時說:「在我眼中,科學之美是大美,他們能展現宇宙、自然或生命中那些令人驚嘆的東西,但這些往往不能為人所知。比如分子的撞擊,在那一瞬間是多麼奇妙、美麗的場景,可一般人都沒法看到。而藝術則是小美,是人類自己所創造出來的,藝術能表現科學美之萬分之一,便是十分幸運的事。」(11) 范曾先生在演講中說,世界充滿了未知,這種無窮無盡的未知世界讓我們充滿了敬畏。我國第一個進入太空的宇航員楊利偉曾告訴范曾先生,在神舟飛船上,他感到人是那樣的偉大,又那樣的渺小,艙外的一片漆黑,引起的敬畏遠遠超過了恐懼。 這種「敬畏」告訴我們,我們的所感所知,對於這個浩瀚的宇宙來說,太過渺小。而人類正是這樣一種「神奇」的生物。范曾說:「造化不僅使宇宙的一粒微塵——地球上形成了大山巨壑、海洋川流,生出了無以數計的、不同界目的生命,更精彩的是,她造就了人——一種有靈、有智、有慧的生命。」 2007年5月14日,中國總理溫家寶在同濟大學即席演講,作詩一首:(12)

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樣自由而寧靜; 那博大的胸懷,讓我的心靈棲息、依偎。 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樣壯麗而光輝; 那永恆的熾熱,讓我心中燃起希望的烈焰、響起春雷。 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樣寥廓而深邃; 那無窮的真理,讓我苦苦地求索、追隨。 我仰望星空,它是那樣庄嚴而聖潔; 那凜然的正義,讓我充滿熱愛、感到敬畏。

在過去幾年,當代物理學大師楊振寧教授先後去新加坡、香港以及南開大學和北京清華大學進行題為「美與物理學」的演講,他說過:「物理學研究到了盡頭就是哲學,哲學研究到了盡頭就是宗教。」在他的領域——物理學之內,他說:「研究到深處是越研究越混沌。到了最後,物理學家都要瘋了。」(13)他說:「物理學確實是建築在非常美的結構上的,那麼,你底下就發生一個問題,為什麼有這個美的結構?這些美的結構使得你了解了以後,覺得很難是偶然的,這個結構越準確,越妙,就越不偶然,為什麼有這個呢?這個我想是科學所不能解決的問題。」(14) 他也陳說:「物理學中的美是妙不可言的,那是一種庄嚴感,一種神聖感,一種初窺宇宙奧秘的畏懼感。 這種感覺恐怕正是籌建哥德式教堂的建築師們所要歌頌的崇高美、靈魂美、宗教美、最終極的美。」(15) 美國太空總署火箭之父繁伯朗(Wernher von Braun)提出:「任何事物,像地球和宇宙這麼有秩序和完善,必定有其創造者和總設計師。任何事物好像這創造的完善、宏偉、有條理和精確的平衡,只可能是一個神聖意念(divine idea)的結晶。」 另一方面,據美國《新科學家》雜誌報道,2005年12月,在比利時召開的一次極負盛譽的關於「大統一理論」的物理學會議上,加州大學理論物理學家、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大衛.格羅斯(David Gross)坦承:「我們不知道我們在說什麼。」(「We don't know what we are talking about。」) 他說,物理學現在處於「一個完全混亂的時期(a period of utter confusion),現在物理學可能缺少一個根本的東西。這個根本的東西是什麼?作為二十世紀科學領頭羊的現代物理學對此一無所知。」 諾貝爾獎獲得者史蒂文.溫伯格在2003年11月「宇宙學的未來」研討會上說:「我們過去希望能夠解釋所有事物,而現在認識到,在基礎層面上,我們能夠解釋一些東西,有一些東西,我們是不能解釋的。宇宙誕生於「奇點」。該「奇點」極其奇特,密度無限大,也可以表述成能量無窮大,體積無窮小。數學和物理定律在「奇點」完全失效,因為在那個「奇點」,不僅沒有空間,也沒有時間,是人的理性完全無法測度之處。 關於宇宙起源的問題,霍金坦率地解釋:「諸如希臘哲學家亞里斯多德等一些人,他們不喜歡宇宙有個起始點,這意味著需要神的干涉。他們寧願相信宇宙已經永遠存在,並將繼續無限久的存在。」 阿瑟.埃丁頓(Arthur Eddington 1882-1944)是愛因斯坦發表相對論之後10年期間唯一能了解相對論的科學家,他承認:「從哲學觀點而言,我對於『自然規律有起始點』感到厭惡。但是,從1927年開始,宗教被科學家理性地接受。因為這一年,Edwin Hubble提出証據証明宇宙不斷在膨脹,星體正高速地向外移動,因而確定宇宙必須有個起始點。」 美國《新聞和世界》報道,於2008年3月11日發表題為《上帝:証據——為什麼有些科學家設法為創世者(creator)辯護?》的文章。這篇文章提及:「1973年秋天,全世界頂尖天文學家及物理學家雲集波蘭,紀念現代天文學之父Nicolaus Copernicus誕辰五百周年。參加是次研討座談會的都是全世界最卓越的科學家,包括Stephen Hawking、Roger Penrose、Robert Wagoner、Joseph Silk、John Wheeler等等。」 「眾多科學家都發表演說,但只有Brandon Carter的論文幾十年後仍被紀念,因為其內容引起超越天文學及科學自身層面的共鳴。Brandon Carter是劍橋大學著名的天體物理學家和宇宙學家,他當年的論文題目是《宇宙中大量的巧合和宇宙論的人擇原理》。Carter稱這理論為「人擇原理」。人擇原理指出,我們之所以活在一個看似調控得如此準確、以至能孕育我們所知的生命的宇宙之中,是因為如果宇宙不是調控得如此準確,人類便不會存在。」 「此理論于七十年代早期發表,在物理學界引來不少轟動。從1960年起,物理學家Robert Dicke首先提出,科學家重新解釋物理學上有許多的吻合,生命可能是從創造而來。長久以來,物理學家不能對物理的基本常數提出解釋,例如,萬有引力的常數、電磁力的常數等等,這些常數的數值是誰確定的呢?『人擇原理』為這些基本常數提出突破性的解釋。這些常數的數值如此選定,乃 是為孕育生命而訂立的。」 在原子核中(nucleus),質子與中子是借著強而有力的強核力(strong nuclear force)彼此緊緊聯繫。戴森(Freeman Dyson)(16)指出:「當宇宙創始之初,若這強核力稍為微弱,那麼,質子與中子就無法被緊握在一起,以致無法形成我們所知悉的原子。相反的,若這核力稍微強一點(minutely stronger),那麼,宇宙中所有的自由質子(free protons)早就會像許多黏膠(glue)被網羅在一起,並阻止原子與星球的形成。」 劍橋大學天文物理學家卡特(Brandon Carter)指出:(17)「當宇宙形成之初,地心引力(gravitational force)只變更1040分之一,所有的星球就根本不可能形成。」 太陽距離地球九千三百一十萬英里,若太陽和地球間的距離縮短百分之七,地面上的一切植物都必將會被烤焦,連地球上所有海洋的水都必將被完全蒸發掉。若此距離增加百分之五,地面上的一切生物都會全部凍死。 地球按每小時一千英里的速度自轉。它若減低為一百里,地球上的晝夜便要延長十倍。漫長的寒夜,會將嫩芽、禾苗凍壞;白天漫長、炎熱的陽光會將一切植物燒焦。我們不應忘記,月球自轉的速度比地球慢二十七倍,其結果會使白天達到214℃,晚上降到負243℃。 1993年3月2日的《紐約時報》報道,法國經緯局的雅克博士和麻省理工學院的魏斯頓博士用超巨型電腦分析行星運動所得著的新發現。原來水星的旋轉至今還在劇烈搖擺,以致不斷經歷極端的氣候變化,而地球之所以未遭到水星的命運,主要是因為月球的穩定作用,由於月球既大又近,它的引力不僅引起潮汐,也限制地軸的傾斜度,否則地球的傾斜度可達85度。若地球沒有任何傾斜度,則陽光將永遠落在赤道地區,水蒸氣總是向南北極聚集。南北極不但終年冰天雪地,亞熱帶地區將缺少甘霖雨露,以至無法滋潤五谷百果。相反地,若傾斜度過高,兩極會接受過多的陽光,以致融化南北極的冰山。因此,地球所傾斜的23.5度,正好使地面有春夏秋冬四季。 在現今重視環境保護的世代,可曾想到誰將臭氧層安置在離開地面約四十英里的高空中?在水平面上,這臭氧層只有八分之一寸厚,在大氣層上卻厚達二十英里。 若非臭氧層的過濾和絕緣作用,地上所有人類、禽獸和植物都早將被宇宙光的輻射作用和陽光的烘炙所滅絕。 一切物質都是熱脹冷縮,難道水上了達爾文的進化論課程,因此就能懂得在結冰時衝破自然定律而擴張體積浮於水面。水在其他溫度都服從熱脹冷縮的定律,但當它冷卻、收縮到靠近冰點時,竟一反常態,停止收縮,脹大體積,以致浮於水面?誰曾教導水,使它以違反熱脹冷縮的自然律,來保存江湖和海洋裡的眾生? 同樣的,當我們進入微觀世界,用電子顯微鏡觀察達爾文所未曾知曉的基因(gene)世界、微分粒子和脫氧核糖核酸(DNA)世界,其中的微妙、錯綜複雜和精細,絕對不遜於宏觀世界(macro world)。 從分子生物學(molecular biology)的角度來看,雖然最簡單的細菌細胞「小到只有10-12公克,卻包含千億個原子,遠比任何人類製造的機器還複雜,並且在無機物世界絕對沒有類似的結構。」(18) 著名生物學家康克林(Edwin Conklin)說道:「生命偶而發生的概率,相等於一本辭典,經由印刷館爆炸而產生。」因此《聖經》很清楚地指出:「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雖是眼不能見,但借著所造之物就可以曉得,叫人無可推諉。」 大科學家牛頓虔誠信神,他邀請一位技術精湛的機械師為他造了七大行星(當時他們只認得有七大行星)的模型。各行星利用齒輪、帶子連在一起(現仍保存在英國科學博物館)。有一天,牛頓在書房看書,他的一位不信有神的科學家朋友來訪,當這位朋友見到這具精巧模型時,感到十分驚奇。他一拉曲柄,各行星便在各自軌道上運轉,使他更為欽佩不已。他問牛頓,誰精心設計了這個精巧的模型?牛頓回答道:「沒有人造它,而是偶然無中變來的。」他的朋友抗議說:「我豈是傻子,無論如何必定有位精巧的天才機械師才能將它造成。」牛頓立即反問:「那麼你豈可堅持認為宇宙間行星的運轉和萬物都是偶然無中生有的?」 最近,題為《上帝:証據》一文的作者提及:「二十世紀的知識界普遍認為,宇宙乃機緣巧合而成,生命不過是機械宇宙的副產品。達爾文更進一步指出,人類的出現不過是無意識的機緣巧合而已。宇宙和人類不是被創造而成的。正如羅素所說,人不過是物質宇宙意外出現的副產品。這種思想在哲學上、文化上、甚至情感上帶來的衝擊不容忽視。在現代文化中,人類是孤單的、無根的、沒有上帝的。」 該文作者指出:「達爾文的物競天擇難以解釋生命的現象,因為物競天擇中的基本前題–物質單向、簡單、盲目的機械發展乃是不能成立的。其實,物競天擇乃受到十九世紀『神死了』觀念的影響,以至整個宇宙觀被扭曲。如今,一幅新圖畫展現在眼前,『人擇原理』與現今宇宙觀符合:宇宙是個智慧的創造。二十世紀宇宙論者更提出:宇宙有個起始點,這理論更符合智慧創造。」 霍金也陳說:「宇宙的形成是匠心獨運的設計,若我們無法解釋上帝的存在,因為這是上帝創造的傑作,是祂創造了我們。宇宙的初始狀態(initial state)一定是非常精細地被選定。它非常難解釋為什麼宇宙應該這樣來開始,除非上帝就是執意要創造像我們一樣的生命。」 美國國家航空及宇宙航行局(NASA)、Goddard太空研究院的創始人澤斯爵博士(ROBERTJASTROW)說:「我們無法解釋為何宇宙在一瞬間便形成,這一發現使許多科學家困惑。唯一的解釋是有一位上帝,祂獨立存在於時間和空間之外,祂在一瞬間使整個宇宙從無變為有。」他在《神與天文學家》(GOD AND THE ASTRONOMERS)一書中說過一段令人銘心刻骨的話: 「對於一個靠理性的力量而生活的科學家而言,這個故事的結局像是個惡夢。他一直在攀登無知之山,並且快要到達巔峰。當他攀上最後一塊石頭時,他竟受到一群神學家的歡迎,他們已經在那裡恭候無數個世紀了。」

(11)據《中國教育報》2007年11月24日4版。發稿時間:2007-11-26 09:08。 (12)據人民網——《人民日報》2007年09月04日。 (13)據http://www.Xjtust.com/xinxi/show.php?id=8532 (14)據http://www.xjtust.com/xinxi/show.php?id=8532 (15)據http://tech.sina.com.cn/o/65286.shtml (16)Paul Davies,〝The Anthropic Principle,〞Science Digest,October 1983,p.24。 (17)Michael Denton,Evolution:A Theory In Crisis,Burnett Books, 1985,p.250。 (18)Time,7 April 1980,p.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