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遇到上帝的沉默

不是每次我們尋求引導的時候都必定尋得立時的答案,甚至在感覺最困惑的時候,上帝反而好像靜默起來,在我們經歷的感受中,上帝的隱藏成為刻骨銘心的熬煉。約伯在痛苦中經歷耶和華的隱藏,當他希望尋求答案的時候卻聽不到上帝的聲音,而只有當他接受了自己的苦難與上帝的信實可以同時存在,不再需要為自己的無辜而辯護時,可以信靠上帝的慈愛從不誤失,在安靜與等候中上帝才向他說話。這也是從煩擾轉到安慰的經歷。


上帝的靜默為的是把我們帶進更高境界,建立更深層的相交。不但在像約伯的突如其來的經歷中,就是在靈程的不同發展階段,也會進入「靈魂的黑夜」(dark night of the soul),就是在禱告中缺乏起初愛慕上帝的感覺,在讀經中很少得著令人興奮的亮光,這樣的經歷不一定等同上帝遠離我們,很可能祂要我們學習的是建立「憑信心不憑眼見」的關係,就是當沒有特別的感覺的時候仍然可以享受上帝的同在。正如結婚多年的夫妻雖然不一定常常經歷新婚時的激情,但卻能夠在彼此的默契中珍惜對方為同伴。十架約翰(St. John of the Cross)對於靈魂的黑夜有深切的體會,他認為這是一個屬靈生命成熟的必經過程,一個小孩子需要在感官上立刻得到滿足,但是一個成年人可以等待感官滿足的遲延,這等待的能耐(capacity)正反映著這個人的成熟程度,用保羅的話,這是吃奶與吃乾糧的分別(林前三1-2)。


當靈魂的黑夜來臨時,我們不必趕緊去否定、脫離或逃避,乃是應該坦然面對,在靜默中忠心繼續每天的禱告讀經生活,在枯乾的感覺中持守信靠順服的心志,這段日子說不定就是屬靈生命長進最重要的時候,因為生命的模造都是在不經意之中進行的,品格塑造的關鍵是意志的鍛鍊,在缺乏外在感覺的幫助中仍然「持定」(steadfast)信靠上帝的心志,正如大衛在詩歌中宣告:「上帝啊,我心堅定;我口要唱詩歌頌!」(詩一○八1)真正的情感(affection)不在於感覺或情緒的強弱,只有在堅定的信心中所發出的感情才是有根有基的。因為我們所追求的不再是恩賜,乃是賜恩的主本身。


「靜默」(stillness)不是無能的表現,乃是信靠上帝者的能力,在靜默中我們承認自己的有限與上帝的無限,了解自己在行動中的動機被罪惡扭曲的可能性而讓上帝以祂自己的主動來解決問題必定超乎我們所求所想;在靜默中我們做為位格者讓度了自己的主權給那值得信賴的位格上帝,是人做為被造的位格者迎接那創造他的位格主介入其生命中,讓他的生命成為位格主藉著他要彰顯的生命;換言之,「靜默」是人類的位格向上帝延展開放的正確心靈姿態,讓上帝可以按基督的形象自由調校當事人的位格內涵。因此靜默與等候成為人類真正得著改變的契機,從個人的改變延伸至歷史的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