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今有哪些頂尖的科學家是基督徒呢?

如今已有不少信徒不再以敵對關係來看科學和基督教信仰,不再視科學是信仰的敵人。這是得益於一些嘗試整合信仰與科學的學者。約翰‧波金霍爾教授(John C. Polkinghorne)曾是英國劍橋大學的數學物理學教授及主任,有份參與發現夸克的研究,是英國皇家學院院士。他後來辭去了教席,攻讀神學。一九七九年成為聖公會牧師,出版了多本科學神學的著作,曾受邀到世界頂尖大學演講。二零零六年獲香港浸會大學頒贈榮譽博士銜,並以「科學與宗教的對話及其對學術界的意義」為題作公開講座,及與諾貝爾物理學得獎者楊振寧教授進行中西對話。波金霍爾教授在科學與神學的整合上貢獻良多,可惜著作仍不多被翻成中文。 全球各地的科學家的合作經過十八年,終於在二零零三年宣佈完成人類基因譜圖企劃。該企劃的第二任主任,是目前美國國家衛生局(NIH)的總監弗蘭西斯‧柯林斯(Francis S. Collins),他既是頂尖的遺傳學家,也是一位傳統的基督徒。柯林斯雖沒有由科學轉攻神學,但他在完成人類基因譜圖後,也出版了一本自傳式的信仰作品《上帝的語言》,倡議神導進化觀點。中文大學遺傳學教授徐國榮,亦曾出版《情深的基因》,談論他在科學研究與信仰反省上的整合。信奉宗教並且不覺科學與宗教有衝突的,其實不是少數。 由牛津大學出版社在二零一零年出版的《科學與宗教:科學家實在是怎樣看》,實地研究在美國頂級大學裡一千七百位不同學科的研究人員,包括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調查他們對宗教的態度。作者發現幾乎一半的尖端科學家是信奉各樣傳統宗教的,儘管他們有些人在工作間裡並不多表達他們的信仰。有超過兩成的科學家雖然避開傳統的宗教,但認為他們從研究中可產生宗教的共鳴感應。這些既信奉傳統宗教,又從事尖端科研的人,常常會對兩個範疇進行思考,帶來宗教信仰上的創新與整合。

此專欄由香港基督徒短期宣教訓練中心供稿(網址:www.hkstm.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