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上「心肌梗塞」怎辦?──福音與教育

有病當吃藥

一個病人如果患上「心肌梗塞」,進了醫院,但院方醫生只建議他吃東西少油、多菜、多休息、多做運動、保持心境平靜、多做有益身心的事、與親友保持良好關係、等等,卻不告訴他要開刀、吃藥,結果導致病人因未獲適當治療而死亡,那麼,你說那樣的醫生是否需要對病人的死亡負責?再問一個問題,若果有人宣揚一種道理,指出以上所說的「吃東西少油、多菜、多休息、多做運動、保持心境平靜、多做有益身心的事、與親友保持良好關係、等等」乃「心肌梗塞」的其中一種療法,或說那是一種較為「軟性的療法」,你會有甚麼感覺? 若你患了「心肌梗塞」,卻不吃藥,又不開刀,那就要付出死亡的代價!那麼,吃東西少油不好嗎?多菜不好嗎?多休息、多做運動、保持心境平靜不好嗎?多做有益身心的事、與親友保持良好關係等等不好嗎?這些東西都很好,應鼓勵別人去做,自己也應多多的去做。然而,問題在於這些好東西不是治療「心肌梗塞」的療法,更不是甚麼「軟性的療法」。真正治療「心肌梗塞」必須靠吃藥、開刀!沒有其他方法可以取而代之,你要不就吃藥、開刀,要不就面對死亡。我們不能因為一個病人畏疾忌醫、不肯去看醫生、不喜歡別人說自己有病,就一廂情願地將舒緩病情的方法稱之為「軟性的療法」,因為「舒緩病情」不等於「治療」或「療法」,就算其對病情幫助極大,也不能把病治好。


人家知道你在傳福音嗎?

筆者常聽人說:傳福音不要 hard sell(硬銷)。筆者對此極之贊同,但卻不贊同弟兄姊妹扭曲傳福音的意義。舉例,某位基督徒跟一個未信主的人談了三小時,教導那人要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節制,又教導那人不嫉妒、不自誇、不張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計算人的惡,更教導那人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對方聽了三小時,聽得頻頻點頭,大讚你說得頭頭是道、好得無比,但三小時下來,他最後仍不知你是一個基督徒,那麼你認為你已經傳了福音嗎?在這裡,我要發出一個挑戰,若你說你已傳了福音,但對方卻不知道你是個基督徒,你怎麼說呢?


辦教育是基督徒的專利嗎?

容許筆者在這裡說一下看法。不錯,你的確已經用了聖經裡面的真理來教導對方,而對方也很接受、很認同,但又如何呢?你知道嗎,以上那些教導,絕非單單基督徒說得出來,也絕非只有牧師、傳道人才說得出來,事實上,那些從未看過聖經的、不信上帝的、甚至拜偶像的,他們上至大學教授、中小學老師甚至家庭主婦、師奶都說得出來。事實上,那些道理很多人都說得出來,就憑上帝安放在我們心裡那分辨善惡的能力/道德觀念,我們就可以明白甚麼是好的、良善的和應該去做的──不要以為基督徒就一定說得特別好。


「教育」不是「福音」

請看主耶穌如何教導我們看那些文士和法利賽人的教導,主說:「凡他們所吩咐你們的,你們都要謹守遵行;但不要效法他們的行為;因為他們能說,不能行。」請看,對於那些未信主、敵擋基督、被主指責的人,主尚且叫我們要遵行其教導,可見「能說」是容易的,「能行」才困難。筆者認為世上虛偽、假仁慈、假慈悲、人面獸心、佛口蛇心之人多的是,他們說的那套可以冠冕堂皇,但做的那套卻不見得光。你說教育嗎?他們可以說得比你好、比你動聽。教育不是基督徒的專利,更不是牧師、傳道人的專利──所以,教育是好的,我們基督徒應當好好搞好教育,多多搞好教育,但教育還教育,教育不是福音。


不要將「教育」代替「福音」

請看那些是異端,看那些穆斯林,看那些無神論者,看那些拜偶像的,看那些猶太教的,筆者絕對相信,他們當中有很多人的愛心、團結、饒恕、接納、誠實、守約、謙卑等種種行為美德,要比我們信主的還好,要比很多基督徒還要基督徒。他們除了尚未接受上帝道成了肉身在十架上為世人流血贖罪及其相關真理以外,其生命的教育未必輸予我們這些有信仰的、信聖經的、以上帝的話語為生活指南的。不要將「教育」代替「福音」,更不要將「教育」看為「軟性的福音」,因為論到生命的教育,那些未信主的可以說得比我們這些信主的還要出色。 末了,筆者以「大使命」與有志傳福音、報喜訊的弟兄姊妹共勉:「耶穌進前來,對他們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馬太福音28章18-20節)請看主基督如何談論「教育」與「福音」?當中「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是指「福音」;而「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所指的是「教育」。那是兩件事來的,不可混為一談!願主大大賜福給投身於「教育」或/及「福音」工作的弟兄姊妹,叫我們清楚自己的崗位、職分與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