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佔領華爾街」運動之反思

自9月17日起發展的「佔領華爾街」運動,至今有兩個多月;再發展下去,將會如何,沒有人可以預見。當各地政府以不同理由進行清場,反為運動帶來激化作用,有助運動繼續發展;反而「不理會」與「不注意」是長期抗爭的致命傷。 就是次運動有關報道來看,社會大眾認同抗爭者的訴求與怨憤,我們是99%的受害者,而1%的「金融霸權」以貪婪與不公義手段來剝削勞苦大眾。全球中產人士同樣成為「金融霸權」的受害者,有些人一生儲蓄因雷曼事件而成為苦主,大多數強積金供款同樣成為金融機構基金之彈藥,輸了不關金融機構之事,只怪個人選擇不善。整個金融遊戲在目前制度下,金融市場確實成為「大鱷」吞吃小市民資本的賭場。 當社會內越來越多人感受本身是各類霸權的受害者,無論是地產霸權、超市霸權等,這些所謂「弱勢者」就會鋌而走險,不惜以激烈手段來挑戰「霸權」。目前,各地「佔領華爾街」運動大多是以理性與和平手段來作長期抗爭,雖有一些偶發事件如警民衝突等發生,不因此而否定「佔領華爾街」運動的意義。筆者理解這場運動是對現今不受約制的「金融霸權」進行的群眾控訴,各地政府根本無力監控這些跨國財團;不負責任的「金融霸權」輸了錢,就要政府拯救,賺了錢就自肥! 從信仰角度思考,「佔領」不是以色列人以武力佔領迦南地,乃是道成肉身式臨在受欺壓者當中。「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約翰福音》一章14節),畢德生的《信息版聖經》The Word became flesh and blood, and moved into the neighborhood(道成為血肉之軀,走進在我們的鄰居中。)「住」的意思是支搭帳幕在我們當中。從公共空間來看,「佔領」的論述是把我們原來被不合理地侵佔的空間重新佔有,我們要重新佔回失掉了的空間與價值。 我們不只要「佔領華爾街」運動,更要「佔領領匯」(小商戶為何因加租而無法經營?)、「佔領中電」(為何要賺到盡,要加電費?)、「佔領公園」(為何不能帶狗、睡覺與唱歌?)等。「佔領」就是重申主權的行動,基督徒要重新學習「佔領世界」的使命。 我們「佔領世界」的方式,當然是基督謙卑降世,為僕為主的樣式;我們不是以人力、財力與其它勢力來佔有一切,乃是以愛與忍耐來奪回人心。我們要「佔領學校」,因為信仰價值已在不少基督教學校失掉了;也要「佔領社福服務」,因為管理主義已使教會團體失掉原有的服務精神。甚多空間已不再被基督佔領,而我們要重新佔回的,多不勝數! 可惜是大多基督徒已失掉了對上帝國度在世間的想像,我們早已被堂會事務佔據,難有空間與心力為主再佔多一寸地土。在將臨節期間,基督降世的故事正好為我們提供素材,再思基督如何以其獨特方式佔領世間。「目標(想去的地方)和途徑(怎樣去)之間的關係,不論在科學、科技、哲學、道德、靈性上,都有基本分別。」(畢德生著《耶穌的道路》)我們要以基督的方式(道成肉身式)而非「好大喜功」式或「誇大誤導」式來佔有這個世界!

轉載自香港教會網站:www.hkcrm.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