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會是否一間有限公司?

數日前,有機會與陳恩明牧師及馬保羅牧師有坦誠「對談」時段,一起討論教牧是否「打工仔」。我認為堂會或機構考慮多採用「對談」(conversations)形式,不要用各位講者各人一段時段發表高見,然後剩餘少許時間作交流與問題。當然,要能作「對談」人士,就是夠真,不用裝作,有話直說,且能言之有物。華人教會倘若能多作「對談」,台上台下同樣有發言權,不同人士透過意見交流,提升思考,將是一件美事。現時我們有的是過多單向的資訊,甚少能夠真誠對談的空間。 馬保羅牧師是《堂會確是一間有限公司》的作者,在書內他真情剖白過去至今有20年(書為19年),「我確是為一間有限公司服務」(5頁)。我建議神學院教牧學學科可把這本小書與陳喜謙牧師的《為何教會不像樣》共列為參考書,要求學生撰寫讀書心得。市面教牧學像樣的書本或是神學性過重,或是實用性太濃,能夠給予教牧智慧的,且適用於本港華人教會的,確實不多。 馬牧師提醒牧者要由現實開始,堂會的的確確是以有限公司運作;倘若有幼稚園教師問教牧子女其父母職業所為何事,很大可能童言無忌:「我的父親成日要開會!」開會成了教牧的主要職事,於是「越熱心的人要開越多會」(36-38頁)。教牧要識開會,識玩會議遊戲;教牧要了解會友大會很可能成為戰場。「為何會友大會多次成為堂會爆發衝突的一個戰場?」(44頁)「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因為整個群體都受『中小企心態』影響,非常著緊這間公司(堂會)的利益和發展」(44頁)。 正因為大多堂會看待本身為有限公司,而教牧又是「僱員」(陳恩明牧師稱為「僱員」而非「僱工心態」)身分,業績或表現自然是堂會對教牧的合理期望。筆者贊同教牧由甘心作「打工仔」(或女)作起始點,從而再作「顛覆的牧者」(subversive pastor,來自畢德生牧師)。召命是教牧要持守的,但執著於「我是上帝揀選之牧者」不一定能生存於當今堂會生態之內。 剛看完了電影《關雲長》,感受重新演繹的角色,對白中甚有宗教味道。關羽是羊,而他生存的世界是狼的天下;關羽那種彌賽亞式情意結也是不少教牧的寫照(電影內關羽受城內居民唾罵與圍鬥一幕,彷彿《受難曲》耶穌遭人遺棄的景像)。關羽是有情有義的人,這是對手曹操對他的肯定,教牧也要如此。我們要了解面對的堂會是「怪誕的野獸」(語出《致新手牧者的信》),也許神學院考慮開一科選修科「怪誕教會學」(猶如《怪誕經濟學》英文原著Freakonomics),指引神學生認清堂會隱藏的真相,牧者「主要工作是帶領和照顧這野獸,知道甚麼回應適合野獸身體的每一部分」(《致新手牧者的信》,18頁)。 倘若教牧只從聖經、理想教牧學或成功堂會秘技作出發點,活在理想的屬靈世界,職事必有甚多挫敗感;甚至在細小事項裡,會與長執「對著幹」,作出不智的行動。筆者甚認同陳恩明牧師所言,我們對教牧職事的職業病是過度「認真」,這也是我曾犯的毛病,我為何要作「蠢蛋」(《關雲長》內曹操對關羽的評語),要為一些「非絕對真理」而拼命。 認識堂會是一間有限公司,這正是認清教會文化的第一步;而教牧選擇作狼或作羊,或是披上羊皮的狼、或是披上狼皮的羊,我們均嬉戲於動物園內! (N.B.請不要過度解讀此篇遊戲文章!)

轉載自香港教會網站:www.hkcrm.org.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