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人在做天在看

從少便常常聽人說,“人在做,天在看”。這句話往往都是人在吵架時,一方認為對方做錯,但又不能使對方認錯賠償,在離開時便會說這句話。意思是,“我現在奈何不了你,但是天(神靈)是看見你的所作所為,天會讓你得到應得的報應的”,所謂“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在過去信主的年日中,我對這話有不同的體會。我也相信人在做天在看,但我的“天”是我所信的神。我相信神在天上知道也看見我們的所作所為,無論是善是惡,無論是隱藏的或顯露的,祂都看見。神會有祂的回應的方法,也會有祂回應的時間,人在做,神在看。 但是我對這句話有更深一層的體會,我深信忠心為神工作的人,神是看見的,神也會看顧。在我信主的早期,很喜歡讀傳記,其中大部分都是宣教士的傳記。在這些傳記中,學會了很多寶貴的話,其中一句讓我終身受用的話是,“按神心意做神的事,神會供應所需。”準確的字句記不起了,但意思卻是至今不忘。

我不單讀過這句話,不單相信這句話,更一直在經歷這句話。愛若是事奉的根,信便是事奉的基。正如我在「人不可以貌相」一文中,引用了《希伯來書》十一章6節的話, 人信神,能得神的喜悅,能有神的賞賜。我信,我也經歷了神多次不斷奇妙的供應。 回想在1983年由美國回到加拿大,回應神對自己的呼召,履行自己對神的承諾,進入神學院裝備自己。自己是理科出身,讀神學是完全另一回事,一開始還要先修希臘文。自己當時可以說是前路茫茫,只知道這事是該做的,便去做了。三年後,尚欠兩科才能畢業,但已開始在教會全時間實習,一年內完成最後兩科,成功畢業了。回頭一看,這是神的恩典,這是信的結果。 在1989年初,神透過幾位牧者與弟兄,給我機會開始服侍中國。經過多方的徵詢意見,一段時間的等待確認,明白是該做的事,便辭去了教會的牧職,進入一個自己完全沒有經驗的範圍。自己是生於香港,長於香港,母語也不是普通話,從未去過中國,對中國的歷史或教會所知的都非常有限,但自己知道是要走的路,便走上去了。一轉眼便是三十多年,回顧過去,全是恩典,全憑信心。

由1989年至今,在兩個不同的福音機構中服侍,我從未做過福音機構,也不明白非牟利機構的運作,只知道是要靠教會與信徒奉獻支持。自己也明白奉獻不是一定的,不單不是一定,也是無定的。我一向不懂籌款,自己由第一年開始便提醒自己,要專注事工,不是經費。只要事工對,神會感動,神會供應。走到今天,起初的信念仍在,神也一直供應。 回顧過去三十多年的服侍,由工程師到傳道人,由教會到機構,由加拿大到中國,自己也真的嘖嘖稱奇,這條路到底是如何走過的。我的結論只有十二個字,“人在做,神在看,單憑信,全靠恩”。我相信在活人之地有耶和華的恩惠(詩篇二十七篇13節),我不單信,我也看見了,經歷了。

信不是盲信,信的重點不是信不信,而是信甚麼。信有信仰與信靠兩層的意思,信的內容要對,信的果效才現。《希伯來書》十一章6節指出人要尋求神,人在明白神的心意後,按之而行,神必賞賜所需。這便是我從傳記中所學到的,也是我過去數十年所經歷的。神每次的帶領與供應,差遣與使用,都讓我在信心上有成長,為我前面要走的路作凖備。我明白也經歷了信心成長的必要與實在,本於信以至於信(羅馬書一章17節)。 走到今年,以後的路如何走,自己也不肯定,但記得一首詩歌中的兩句,“我不知明天的道路,但我知誰牽我手”。重要的不是如何走,而是與誰同行。一位神學院的老師曾說,“人生的目標便是要尋求神在自己人生中的心意,知道後便要全力以赴”,尋求與順服是人生成功的要訣。我常常提醒與我一同服事的同工們,在侍奉中不是求生存而是求服侍(surviving vs serving),不要注目在如何使機構可以維持下去,而是如何服侍出去。我又會提醒同工們,在服侍中一定要看見神的手,沒有神的同在一切服侍都是徒然,因為我們是為神服事,必要有神的同在,也必會有神的供應。


禱告

求神使我願意尋求你的心意,明白心意後又願意按你的心意而行。在一生中憑信前行,在一生中靠恩渡過。讓人可以在我一生中看見神的同在,看見神的同行。在遵行神心意的時候,或許會面對困難,求神加我力量,或許會有疑惑,求神讓我明白,讓我可以一生跟主,直到見主。奉主名求,阿們!


反思

溫室中的花朵經不起風雨,人要承擔才會成長,生命才會堅強才會茁壯。事奉神服侍人是一條十架路,不容易走,但神有足夠的恩典,神與我們同在也與我們同行,因此我們可以走下去,可以走到底。 “我若不信在活人之地得見耶和華的恩惠,就早已喪膽了”(詩篇二十七篇13節)。神的恩典夠用,不要怕,只要信,要走的路要好好走,要走的路要走到底,人在走,神在看,不單看見,也必看頠,讓我們起來,走吧!


回應

青少年的時候,那是還未認識耶穌恩典的日子,因反叛和放縱而被學校趕出校門,與家庭的關係決裂,由中學一年級便開始日間工作,晚上去讀夜校。人家可能平平安安的能在二十來歲便大學畢業,但是因為生活的坎坷和生命的孤單,我用了二十年時間才拿得碩士學位。回想這一切,原本都是神一直在尋找我,挽回我。如果說:「人在做,神在看」,我是絕對不配得神的恩典和看顧的,直至信主二十多年後的那一天,重認當年第一位向我傳福音的姊妹,曾帶我只踏足過一次的教會,驚覺那就是現在我全家服侍神的教會。我不得不驚嘆,神的確一直在「看」。 從過去十多年全時間事奉的經歷,知道人如何聰明幹練,也沒法令神的事工加多一點兒的「成功」,神從來都是自己親自實行自己的計劃,我們這些微小的工人,神當然看在眼裡,神也必在衪自己的時間表中報應,故此,這些年來,我沒有一天不是戰戰兢兢,也沒有一天把成功與自己掛鉤。我卻只求祂的憐憫和帶領,因為,人實在太有限和太無知,又想起了那首詩歌:明天怎麼我還是不知道。 我仍深信:耶和華的眼目,看顧敬畏他的人、和仰望他慈愛的人(詩33:18) 陳永文 真証傳播總幹事 2020年8月2日

“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悅,因為到神面前來的人,必須信有神,且信 他賞賜那尋求他的人。” 《希伯來書》十一章6節 “我若不信在活人之地得見耶和華的恩惠,就早已喪膽了。" 《詩篇》二十七篇13節 “本於信,以至於信。" 《羅馬書》一章17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