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眼闊肚窄

自己年輕的時候很喜歡去吃自助餐,因為當時自己正是發育期,吸收量極大,每次都飽飽而歸,每次離開時都會有不枉此行的強烈感覺。隨著年紀愈來愈大,自己能吃的也愈來愈少,偶爾也會陪親友去吃自助餐,但也盡量可免則免。每次開始時,自己總會先繞場一周,巡視一下有甚麼可吃的,有甚麼是自己最喜歡吃的,有什麼是最貴的,是必吃的。自己如此是因為明白自己想吃的比自己能吃的多,眼闊肚窄,免得拿了回來吃不下,又或是勉強吃下去,回家後睡也睡不好,自討苦吃。 人的身體如是,人做事也如是。自己成為基督徒後,明白要事奉神,又明白主為我死,如此偉大的愛,無以為報,只好盡一己之力,在教會中拼命服事。自己也真的很有衝勁,能做的事都會做,不懂的事都會學。隨著時日,自己學了不少,做的也不少,但漸漸發現時間開始有點不夠用。 眼前很多事都想做,但可以做的卻真的很有限。在事奉上出現了“眼闊肚窄”的現象。自己開始要作取捨,要作決定,在可做的事上先“繞塲一周”,看看自己最能做的是甚麼,最想做的是甚麼,最有果效的又是甚麼。對我而言,那不是“揀飲擇食”而是“精挑細選”。因為既然肚窄,便不要眼闊,我便不能任意而要注意,不能隨意而要定意,這不是挑剔,這是專注。

由1989年開始我開始參與中國事工的服事,中國之大不用說,可以做的事工也真的不少。自己一邊主觀地觀察,一邊客觀地衡量,再看看自己可以做的,能做的。最後來個實地驗證,看看是否能做,果效如何。從第一年開始,自己便鎖定了目標,釐定了範圍---工人培訓。培訓不單是教導,也包括策劃。決定之後,便如同找對了對象,不再作他想。 偶然有人會推薦一些事工給我,又會有人極力邀請我參與某些事工,也會有人好意告訴我如今在中國那一樣事工非常吃香,不單需要很大而且支持也會很多。我會謝謝對方的好意,甚至也會認同他們的看見,但我不一定認同我需要參與,因爲我有我應該做的事,我也有我的限制。我要忠心,不要多心。 使徒彼得在《彼得前書》四章10-11節中提醒信徒,“各人要照所得的恩賜彼此服事......要按著神所賜的力量服事”。經文的重點是“照所得的”和“按所賜的”。“照”與“按”便是有限,不單人有該作的內容,更有可作的多少。人要盡力而為,人也要量力而爲。我要知道我的範圍,也要知道我的容量。專一與盡力是我事奉中兩根重要的支柱。

想起彼得在《約翰福音》二十一章中問耶穌約翰將會如何時,耶穌說“我若要他等到我來的時候,與你何干,你跟從我吧。” 主的意思便是要彼得不要多管閒事,只要做好主要他做的事。“專一”在事奉中很重要,別人做的事再大再成功,我會為他們感恩,但不表示我也要做。記得在自己初信主時,買了一套滕近輝牧師的書籤,其中有一句是“為人莫如隨風草,愛主須似向日葵”。人不單愛主須似向日葵,事主也當如此。事奉不能左搖右擺,也不能來者不拒。人要知道自己的位置,也要守好自己的位份。 中國事工真的如同一個“事工自助餐”,有做不完的事工,人不要眼闊肚窄,又多心,又貪心。知道自己要做的,能做的,便不作他想,因為人是有限的。照神所給的,按神所賜的,好好做,別人如何,與我們何干,我們只管跟從主,如同向日葵,不作隨風草,做好神要我們作的事。 “專一”與“盡力”是事奉中的兩根重要支柱,一是目標,一是表現,目標要對,表現要好。主要的是忠心有見識的僕人,知所為而盡力為之,便是神忠心有見識的僕人,可以滿主的心,得神所讚,人生如此,夫復何求!


禱告

教會內外的需要如此的大,求天父喚起神的子民,合力同心,各按各職,各盡其力,按所賜的恩賜,按所給的力量,專一盡力地事奉,彼此互相支持,互相鼓勵,互相配搭。作為肢體,大家各有不同,但目標卻是一致,便是建立教會,彰顯基督,榮耀父神。 求神藉著聖靈引導我們,讓我們能明辨,能承擔,能持久,以正確的心態,事主到底,直到見主的一天。奉那位按神心意來到我們中間的主耶穌之名而求,阿門。


反思

人最怕的是選擇,但人不能不選擇。人若不選擇,事實上也作了不選擇的選擇。每一個選擇都有它的後果,有的影響深遠,有的微不足道。選擇是為了集中,集中是為了忠心,信徒事奉的路,不能掉以輕心。人若尋求必會尋見,神要人按祂心意而行,既是如此,神必會向人顯明祂的心意。神主觀的感動,客觀的帶領,人自己的感受,旁人的肯定,再加上果效的明証,人不難知道自己該做的事。重要的是人要能安靜,肯順服,神必指示當走的路。 能吃的不一定要吃,能做的也不一定要做,因為人的能力有限,時間也有限,因此,人要明辨,也要專一,選擇要對,耐力要有,這是專心,這是忠心。

「各人要照所得的恩賜彼此服時......要按著神所賜的力量服事。」 《彼得前書》四章10-11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