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明恩──
耐心等候演藝路上的收成

系列

証焦點

陳明恩──
耐心等候演藝路上的收成

陳明恩

28/2/13


(am730,2013年3月1日) 人氣極旺的《老表,你好嘢》除了為電視劇擴闊題材外,也讓電視屏幕前的觀眾認識不少新面孔,一頭金髮的陳明恩更令人感覺一新。香港土生土長的白人年青藝人可說是鳳毛麟角,陳明恩為甚麼選上這條演藝道路?


演藝天份來自家庭薰陶

陳明恩形容自己是「奶黃包」、白皮黃心,這和他父母的關係極大,陳明恩介紹自己的背景時說:「我是香港的一個『鬼妹仔』,我在香港出生,媽媽是澳洲人,爸爸是新西蘭人。他們在澳洲一間宣教訓練學院認識,爸爸是媽媽的師兄,他見到一個「超級靚女」,就追求我媽。他倆結婚一年之後來香港,到香港後在浸會大學讀了三年中文。他們讀書時與香港人同住,租了一間房,在這樣的生活中,可以學到更多中文。」 陳明恩不單自出生就學習說廣東話,以致廣東話非常流利,她更是由小到大都不停唱歌,無論是在公園裡、汽車中,甚至是跟父母去中國大陸時,坐在媽媽單車的前座,也是在唱歌。陳明恩的音樂天份深得家庭薰陶,她全家都玩樂器可以一起「打band」,媽媽是她的樂器老師,跟爸爸上教會就學懂唱和音。


在崎嶇演藝路途上學習忍耐

陳明恩以演藝作事業,也不是單因興趣,背後其實有更大抱負,她說:「我發覺很多人喜歡聽歌,看人家演戲、跳舞,會主動走來聽,走來看。神讓我知道,祂想我用音樂、演戲、跳舞,去分享神的愛,分享神的價值觀。這是祂給我的心,給我的異象,於是我入讀演藝學院,讀音樂劇。」 陳明恩在「演藝」畢業後進入影視行業,發覺要很用力適應,改變演譯方法,吃了不少苦頭,她說:「我找不到怎樣轉變,掙扎到一個地步,覺得自己能力很低,有一段時間我很想放棄,甚至憎惡唱歌、跳舞、演戲,向自己發脾氣。不過我覺得神很特別,祂要我經歷這個階段,要我在自己是否能做到這事上放手,在那個時候,神要調教一下我的心,讓我學習這件事。」 陳明恩的演藝事業道路並不平坦,後來連所屬的公司也倒閉,在考慮要放棄時,卻在祈禱和身邊的人得到安慰,她接收到一個訊息,就是要等待。在向神的禱告中,陳明恩更明白人生的成功之道,她說:「神對我說,甚麼是成功,就是每天去順服神。如果我現今努力走這條路,就算到最後還是做不到那些事,我也是已經成功,因為我成功地向神順服了。」


《異種》勉勵做回自己好去愛人

《老表,你好嘢》中活潑可愛的聶小茜令陳明恩人氣急升,而同時她也推出第一首流行曲《異種》,她覺得這是上帝的美好安排,因兩個作品有很多相同的元素。 《異種》由王祖藍填詞,為《老表,你好嘢》製作音樂的John Laudon作曲編曲,John Laudon給了數個demo(樣本)陳明恩聽,當她聽到這首時很想哭,覺得旋律令人很感動,於是選了這首。陳情恩覺得這首情歌有很深的含意:「這歌用愛情的角度來說感覺,好像是自己要改變要迎合,一個金色頭髮的女生遇上一個黑色眼睛的中國男生,一起拍拖時他也想我改變,成為一個他想要的人,但改變不來時給他推開了。到最後,這首歌是想說,很多人想改變,讓別人接納你,不過其實這是不需要的,應該是做回自己,做好自己,做一個完全的你,用自己的本質、性格去愛身邊的人,享受做自己,因為每個人都是特別的,只要做回自己,一定有人擁抱你,接納和愛你。」 活潑開朗、堅持做回自己的陳明恩,也是一個願意耐心等候上帝的安排,以謙卑面對自己事業的藝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