謙卑下來始見陽

系列

人前人後

謙卑下來始見陽

何建陽

28/4/20

自年初起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令全世界重新體會人之軟弱無力,不論有沒有被感染,生活都必定受它的影響。即使是向來自命「轉數快」的香港人,也深受其影響,無論是打工仔遇上減薪裁員,或是做老闆的面對生意下滑甚至結業,都讓我們重新感受到人的有限。

一個從商的男人,在世途闖蕩,總不免帶點自傲,相信一切都是控制在自己手裡,當年「阿叻」的那句歌詞「我哋餐餐做阿head」唱得瑯瑯上口。然而,自信過頭就變自高,聽不到其他人的聲音,逐漸的自我中心就會令人目空一切,就像《聖經。創世記》裡頭記載,那時代的人要興建一座直通天堂的巴別塔,於是神就出手,變亂了那地的人的口音,讓他們言語不通,塔也無疾而終。 或許人的自傲到了一個點,神就會出手,讓我們在失敗中明白到,誰才是日光之下這世界的主。曾經在事業上甚為成功的何建陽,同樣在人生旅途上經歷起落跌蕩。曾經同時管理兩間大公司,亦曾經歷生意失敗接近破產邊緣。 「能夠做生意的人總需要有自信,有些人即使表現謙虛,可能只為在生意上結交多些朋友,願意吃虧都只是表面的。其實人是否真的可以完全控制一切?在基督徒裡,只有在主的恩典下,(人生)才有well control。因為一個人點叻都好,神的一個擊殺,人的一切可以忽然全部失去。」 這些說話聽落簡單,但要真心相信,還是要一番經歷。


忘了耶穌 耶穌卻未忘

在中學時代已經接觸基督教,甚至曾經決志信耶穌的何建陽,與不少60年代就讀教會辦學的人一樣,離開校園時忘了把耶穌與畢業證書一同帶走,然後數十年在人世間經歷高高低低,走過事業與家庭的高峰低谷後,才回頭看見那不曾離開過他身旁的耶穌。而讓他重拾這不變的愛的,卻是一個讓他體會自己軟弱無助的惡疾——膀胱癌第二期。 「可能我唔見苦難,就唔會認真思考人生吧。」人生下半場以這樣的方式揭幕,讓他回想起少年時代,神曾在他的生死關頭出手,讓一把只差微吋就割斷動脈的刀停下來。「當時那一刻,我望著天空,心想如果死不了,我就會進中文大學,認真起來。」結果命留下了,大學也進了,信仰卻是無聲地消失。 15年前的癌症,今時今日他已然康復,卻讓他重溫了那份生死邊緣徘徊的記憶。 「那時我為了工作,忙到連身體檢查都沒空去做,可能連水也不多喝,結果神就或許想以這個病來『擊殺』我吧。」


不想放手時 神出手

當時,何建陽正同時主理兩間公司,一間是每年營業額逾10億元,在內地有逾千間分店,並正在籌劃上市的家族服裝企業,另一間是他自己一手創立,在內地多個大城市和世界各地皆建立了業務據點的玩具公司。但因為一個病,令他必須全身而退,完全放手。「如果是按人的性格來說,我不會放手,但神的引領,卻讓我能夠把手放開。」 他感慨道:「當時神彷彿對我說:『all or nothing』。我們這類人,最懂得爭取最好的,若跌倒了就站起來,人生就在plan(策劃), execute(執行)和review(檢討)中循環。」 「但那一刻,我完全無法去plan任何事。」對於習慣掌控一切的他,這就如被漁夫捕獲的海魚一樣,意外地忽然進入了一個不知如何存活的世界。 為了讓他放手,神一方面讓生意夥伴與他就管理上的意見出現分歧,另一方面卻安排更多的「天使」在他身邊適時地出現,支持他,鼓勵他,與他同行——沒有見面30多年的信主玩具同業舊友,第一時間可解答他心中疑問的教會牧師傳道,最重要的,是他的女兒,帶他回到神的家,在教會中讓他重新發現當年學子時代,那個願意隨主引領,初信主的何建陽。 「還記得在2005年7月,我放手公司一切的當時,我只是在文件上簽署,文件上甚至連什麼金額也沒有填上,一切由得律師們為我安排。」現在回看這一幕,他覺得是神在幫他做了選擇。 「神透過兩個故事,包括呼召彼得放棄一切去跟從主,以及年輕財主不願為跟從主而放手所有(並憂愁地走了,記載於聖經馬太福音19章16-22節),來堅定我的信心,令我知道跟從主的,要學會放手。」


悟失去了一切 得回更值的一切

放手一切,當日看來失去了的,今日回頭何建陽卻得著最重要的。2005年病發至今,不單癌症已離他遠去,連過去大半生人,因壓力焦慮所帶來的惡習頑疾也消失了。重拾健康之餘他更找到更有意義的人生,在商會和教會中為同儕和後輩的福祉努力。 自去年6月起的社會運動,到今日瘟疫大流行,香港社會面對一個又一個的大山懸崖。何建陽認為,這都反映了人性的自我,以及人類的軟弱。「社會運動時,無論政府或弱勢的都以自己角度去追求,帶來了可見的threat(威脅);肺炎疫情是不可見的threat,它對皇室成員到窮困人家都沒有分別,教人章法大亂。」曾從商的他希望商界朋友可以看到,今日擁有的,可以很快失去,因此不要認為事事都是人可掌握。但這也不是意味要過一個消極人生,反而應該努力,為值得的價值觀而活。 「你在世上是為什麼而活?家人?子女?是否能給予他們生活費用就是盡了責任?我們活在世上,其實就如客旅,是為將來的永恆作準備。今天你能夠住半島酒店,坐勞斯萊斯甚至直升機,但其實都只是一趟旅行,終有一天是要回老家的啊!」因著這樣的價值觀而來的問題,何建陽會問:我們可以做什麼?


暫時的終章:未有答案的問題

人生不是單單一場考試,因此並沒有標準答案。對商界可如何面對今天這前所未有的經濟絕境,何建陽坦言這不是企業分析,故沒有答案可提供。唯獨相信主耶穌,在每個尋求衪的人心中都會發聲,指引未來。他認為,若然困難重重,會不會是神的信息,要我們停一停,祈禱求問衪的心意?「雖然我們看不見主,但靜下來時,可以聆聽衪在我們內心的聲音。神就是愛, 帶給我們就是喜樂和平安,而非仇恨、分裂和不安。當我們要做決定時,就當思想決定所結出的,是什麼樣的果子?」 「今天的世界,宏觀地看,很接近主再回來的日子,因此我們真的應該仰望主。」 在商界追求財富,在人生追求成功,在人眼中看來是理所當然的事。但何建陽認為,如何把這些東西「擺位」才是重點。「現在回看我15年前的癌症得癒,絕對是很感恩的事,但當時誰知道會值得感恩?明天誰會中招(新型肺炎)誰也說不準,所以每天能夠起床生活,已經值得感恩。人可掌握的其實很少,(面對生命)我們只可順服和面對(造物主)。」當日他簽了放手公司的文件後就隨即上了郵輪散心,今日不少人都把郵輪與肺炎溫床劃上等號。世事多變亦遠不能讓人掌握,活在這世代,你仍然要緊握一切,還是願意坦然放手? 你可以選擇的。

金句: 「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認識至聖者便是聰明。」(箴言9:10) Side box: 聖經中有不少的故事場景,無論是在哪一個時代看,都有其獨特的喻意。經歷過生命高低的何建陽,亦對以下這幾個聖經場景有其獨特的感想: a.幽谷中的盼望 「這句聖經令我想起過去15年,無論是身體上或是生意上,神都教我認罪回轉後,衪有恩典在我身上。」雖然15年前染上惡疾並放手事業,但今天他早已坦然面對,再重新出發了。 b.獅子坑中的但以理(神的先知) 「這令我想到在大陸做生意,一定要秉持原則,如果跟隨一些陋習引誘,只會擔驚受怕,例如會(被發現違規而)被罰重稅;但按原則做事的話,神會讓你『搵到食』。」 c.紅海岸邊的以色列民 「人會怨天尤人,過紅海後的以色列人為神感恩,但過後卻又反叛。說如人遇苦難時會靠主,但之後卻會忘掉神恩。這其實是一個警惕:無論你賺到多少,都是神的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