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個從神而來的擁抱

系列

人前人後

等一個從神而來的擁抱

李慧儀

22/12/20

去年的社會事件令到不少家庭撕裂,今年的疫情令不少家庭突然變得艱難。本來在風暴中應該作為避風港的家庭,卻成為不少人痛苦的根源。但人生本無常,沒有被風雨折磨的體會,或許我們不懂學會珍惜的可貴;沒有變幻不定的浪濤,或許我們也不懂學會「人從天願」的重要。 一個被父親拋棄的女兒,在艱苦中成長,終於負笈海外。卻因為父親患上癌症與腦退化症,被家姐要求回來,於是在過去的苦澀和憤恨,以及始終是骨肉之親的糾結下,如何可以放下怨仇去原諒過去,重新珍惜失落了卻正在倒數的父女年月,成為這女兒的心結。 這是「真証傳播」即將上映的電影《等一個擁抱》的故事大綱,也是編劇李慧儀的心路歷程的投射。她也是在單親家庭長大的。 人生如戲,曾任電視台編劇,有份「度」出《使徒行者》、《On Call 36小時》、《BB來了》等劇的李慧儀,今次寫的卻是帶點自己影子的故事。 「我的生命中沒有父親。」她淡淡然的說。


成長中 遺憾是 哼出的聲線你卻聽不懂

原來,李慧儀的父親,不曾真正承認過父親這個身份。「我依稀記得,在我小學時代曾有一位類似uncle的帶我出外玩耍,但到了中學時代,自己開始懂事時,卻也開始會避開不見他。」 在電影裡,飾演父親的陳友狠下心腸的拋妻棄女,任由年幼女兒們在風雨交加中相擁痛哭苦苦哀求。現實中,作為家中獨女的李慧儀,那消失了的父親所帶來的感受,加上家庭的改變,即使當時年紀小,未必懂得以言語表達傷痛,卻在行為上變得乖僻,「小學三年級媽媽曾有半年去了外國工作,我變得沒人照顧,只有搬到契爺的元朗家中,也要留班。半年後媽媽突然回來香港,我又因此要轉校,自此我開始出現情緒問題,曾經打同學,亦曾嘗試自殺。」 結果直到她跟從母親返教會後,問題行為才逐漸消失。「在教會中我感受到弟兄姊妹的關心,或許就是這份愛把我挽回吧。」


曾不知 曾差點 被怨恨處死 直到我相信 原諒是非一般的哲理

電影中的一幕,飾演成長了的女主角的龔柯允,對父親的關懷不領情,拂袖而去,反映的是她對父親的怨憤還未有放下。「『原諒』這兩個字,對於一個曾對自己生命帶來那麼大的傷害的人,或許可以輕輕的寫在紙上,但要把它行出來,卻是無比沉重。」編寫《等一個擁抱》的劇本時,這是李慧儀最大的感受。電影中,那位當年拋妻棄女的父親,廿多年後盼望女兒原諒時換來一聲聲痛罵。與《等一個擁抱》的女主角不同,李慧儀的父親始終沒有嘗試去解開當年離家,對她造成的心結。然而,天父的愛彌補了那份缺失,也讓她在教會中得著愛,加上後來在福音機構工作時,透過參與多個家庭講座而學懂了體諒,最終解開了那心結。 「聽聞父親幾年前過身了,我也沒有什麼感覺了。」說的淡淡然,不是那種寧可忘掉不想記起的情緒,而是把過去都放下了。


如果可超過限期 我願更多愛惜你 老病生死裡仍然認定是你 趁你還能有憶記

拋妻棄女是前題,與腦退化了的狠父重遇才是這套電影的主菜。李慧儀道,腦退化症的患者可以忘了很多事物,面對家人可以叫出其他人的名字或乳名,僅有的記憶大都是很久以前的事,而這些記憶是苦是甜,卻做就了在患病的日子裡,活得仍然快樂,還是在苦澀中徘徊的因由。 「那些記憶是在患病前,與最親愛的人共同創造出來的快樂片段?還是終日吵吵鬧鬧的傷痛回憶?」電影裡,父親患上腦退化症後,一見到女兒回來就嚷叫著「老婆,你終於返來啦!」卻連隨被女兒把他一手推開,可見他的回憶中只有遺憾,雖想努力修補,卻已恨錯難返。能否有轉機,就看還在生的人能否放下過去,珍惜未來。


如能留着雪花 繼續飛 泛起的光線極美 雲上天空裡定有好天氣

可惜李慧儀沒遇上這機會。父親在心中的身影早已模糊,不過life must go on,沒有了父親的人生,她遇上了更好的天父,引領她的人生方向。中學會考後,本來想去台灣進修的她,因母親反對而改讀護士課程,卻因為一個廣告而改變了人生。「有一晚我當夜更,看到有電影公司登報聘請編劇,當時我嘗試卻沒想到獲聘。」她的學護生涯只過了14個月,就轉跑道去進了電影圈。 在那個90年代,教會仍十分保守,對娛樂圈很抗拒,甚至有教會主張基督徒不應看電影。對於當時已經十分委身教會的李慧儀,神如此的引領,無疑令她困惑,但一個想法改變了她。「為什麼神會給我這個工作機會?是不是寫劇本都可以服事神?」於是她在離開了電影公司和廣告公司後,加入了福音機構,編寫了《亞洲英雄》等福音電影,也有機會創作了「愛梨巴」(Love Your Neighbour)漫畫,在報章上刊登,傳揚正面信息。 後來她加入了TVB做編劇,也是另一個她沒有想到的引領。「當時大部份編劇都是大學或演藝學院畢業,而我卻連大專都沒有讀,自覺資質平庸。」她雖如此說,卻在那8年間編寫出多個受歡迎的電視劇,或許就如她自言,人生和職場上兜兜轉轉,卻令她體會更多歷練,豐富了她的眼界,為她作為一個編劇作好準備。 「我感恩在TVB曾跟些基督徒編審共事過,雖然大家都不會把信息說得很白,但總會把一些正面的信息,透過角色的心態和想法表達出來,即使普通人都可以明白。 李慧儀曾想過,如果當初她沒有離開過電影公司,今天會不會成為一個知名的編劇?「講真,那些機會不是屬於我的,我自己也不『恨出名』。好好規劃了的人生並不適合我,過去的生命讓我習慣了變遷,有神在帶領我,不擔心。」說得灑脫,她自言對神捉得很緊,或許就是這份信心,讓她雖然得不到完整的家庭,但還是有一個完整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