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婚相愛70年

系列

人前人後

盲婚相愛70年

黃裕強、李素娥

13/2/22

撰文: Sam


什麼是愛情?世紀婚禮?浪漫?婚盟?一生一世?人前的愛情,可以很轟烈,但每天的細水長流70年,仍可擁有如初戀般的甜,是世人所羨慕的,但背後的代價也有不少。若不是因為那愛的源頭,地球人是難以如此長相斯守的。


訪問在黃生黃太的家中進行,小小的單位,卻貼滿了一家人的溫馨照片,在和煦的冬日陽光下格外溫暖;簡單的陳設中掛著一幅字畫:主愛陪伴至永恆,神恩牧養我一生。整個訪問中,說話的主要是太太素娥,丈夫裕強雖然未有多說話,但卻全程深情地凝視太太,彷彿太太說甚麼,他也表示同意。


這就是那愛的源頭,也是讓裕強和素娥堅守這段感情70餘年的動力。


蜜月40天暫別 柳暗花明神安排


今天高舉自由的年代,兩個人一起容易分手更輕易;但在大半個世紀前,那個順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卻可孕育出這段至死不渝的愛情。原來當年裕強的嫲嫲探訪素娥的媽媽,當時兩老見孫兒及女兒初長成而未有婚約,就約好不如結為姻親。


「其實當時是她嫲嫲喜歡我呀。」素娥說。因着這個念頭,半年下來,兩人從未見面,只靠所交換的一幀照片,在婚前見過一次面,他倆就在農曆1949年8月22日於台山結婚了。那時素娥18歲,裕強只有十七歲。


可是,王子公主的童話故事從未在他倆的身上出現過。婚後第40天,裕強就因為內地解放而被逼回到香港,兩人從此分隔於深圳河的兩岸,甚至裕強的大女兒於1年後出生,他也無緣親眼望一下,親手抱一下,那份哀愁可想而知。直到7年後,裕強的嫲嫲在內地病危,他始得重回故鄉,再見愛人和親女。


不過,神的道路總是高過人的想像。裕強在香港的7年,神引領他信了耶穌,並立志一生事奉主,為他和他一家往後數十年的人生路打穩了信仰的根基。他和太太一家在香港逾半個世紀,都與基督的教會分不開,裕強在基督教書室工作逾廿年,當中有很多機會引領顧客信主、事主,素娥就在教會任堂役廿多年,3個子女後來都成為牧師傳道及師母,神在當中的引領讓他們意想不到,感到何等不配和蒙恩。


貧病夫妻百事哀? 卻蒙主恩心滿載


說起來,裕強一家都經歷過神跡醫治。當年與妻新婚離別7年後回鄉,裕強不單可見其愛妻與女兒,更在留鄉的17天,引領他那作為巫婆的病危祖母信主,甚至連重病也不藥而癒,得享多14個年頭才息勞歸主。而當時他先行回港,夫婦再次分隔異地,裕強卻在1年後患上肺病,卻藉此而得到申請太太來港照顧他的機會。神感動她在來港當天也決志信主了。苦難可成為化粧的祝福,神的信實加深了他倆日後面對艱難疾病時的信心與盼望。


70年未嘗吵架 只因主恩消怨懟


結婚7年以上的人都會知道甚至體會到,維繫一段婚姻實在困難,兩個完全不同的人一同生活,很多的不咬弦以致紛爭都會發生——分別是家門外的人知不知道而已。可是裕強和素娥這一對,意想不到的是結婚72年,竟連半場交也沒有嘈過!「我知道他(裕強)要主動工作,所以很少時間可以幫忙家務。雖然我也曾問過為甚麼他不幫我忙,但他本身有病,如果(因為做家務)再嚴重的話怎算?難道要每天發脾氣,吵足整天嗎?想到此,我只有把一切都祈禱交託神,所有事都祈禱。」就是這一份信心,令素娥每天由清晨6時起床打理家頭細務,到整天在教會工作,收工後還要忙著其他家務至凌晨2時,神都賜她能力與心力去應付。


「那時每晚手洗衣服至深夜,其實我係好疲倦好軟弱。」今天她說,當時的苦,已經成為過去了。


對神不變的信 帶來半世紀的恩愛


裕強:「我好歡喜讀聖經,為著神自己,我常常禱告。」或許就是這份謙卑,令他對神對人,特別是對他的太太,有著一份無比的尊重。「婚後不單沒有罵過我,甚至連脾氣也沒有發過一次!」素娥說著,帶著一份甜絲絲。


相濡以沫半世紀,裕強與素娥都已白髮蒼蒼,若是其中一個先返天家,留下來的另一半如何過?當以為他們都會十分避忌或是不捨,他們說出來的反倒豁達:「如果是他(裕強)先返天家,他就有福了!而我有住的地方,又有子女和孫兒照顧,不擔心。」


回天家這一天始終會到來,訪問中不多說話的裕強忽然說出一句:「我想同神講,感謝神賜我咁好的太太,讓我見證榮耀神。」


「即使我倆是盲婚啞嫁,但我仍(為這段婚姻)感恩,我有3個好兒女都一起事奉主,真係唔識講咁開心,願榮耀歸與神!」素娥滿足地說。

 

如經上所記:神為愛他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


哥林多前書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