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書。分享

總幹事家書

2022年11月

親愛的同行者:


願您平安,專心事奉主,和竭力為主作見證,討神喜悅。


感謝神的帶領,讓我們在三年前開始籌劃福音電影「等一個擁抱」,更在2021年成功在戲院院線中上映,隨之而來的電影「福音版」又能夠在教會、學校及某些團體中放映,播下一點福音的種子;直到現在,仍有不少影片的合辦聚會正在籌備和進行中,求主繼續使用,使福音得以傳開!


在過去三年,香港經歷了黑暴和持續的疫情,在這樣的艱辛歲月中,不單教會及福音機構面對著前所未見的困境,社會的整體狀況亦相當艱難,大量出走的移民人口、防疫措施下的百業蕭條、國際大環境中的動盪不安、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撕裂,使我們在福音的路途上舉步維艱。


我們將會在2022年11月27日(星期日)下午2:30在播道會港福堂舉行「50週年紀念感恩暨事工分享會」,我們這次聚會有一個主題,就是:動盪中見平安。或許我們曾經想到,我們要盡所能去讓更多人信主,去祝福更多的人,去讓人多一點認識人生的價值,以上,都是帶點積極的心志去事奉神。近日卻聽到一些朋友反映說:今天的事奉心態改變了,就是盼望不要讓離棄神的人更多,不要讓親朋至友爭拗更烈,不要讓世界有更多人因政客的私利而付上生命。是的,我們都會有或多或少的沮喪,求神保守我們的心,把盼望回歸到神的應許:


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也不要膽怯。(約翰福音14:27)


我們如果看重世人所給予的平安,那毫無疑問地一定會失望而回,但只要我們的心常存神的祝福與應許,那就會重新得力,看清標竿的方向。


感恩有您和一群信任我們的同行者,以禱告和奉獻支持著「真証傳播」的事工,往往在我們走得吃力的時候,就給我們見證到恩典的到來。願我們都為福音擺上,同得神的喜悅。


主恩滿溢!

    主僕

         陳永文 敬上

                                                   真証傳播、福音傳播中心

                                總幹事



二零二二年十一月十四日

 

董事、同工分享

劉欣榮(同工)

 

生命中的佈道會


想藉這次分享,講出數個在我生命裡最深刻的佈道聚會。


要數第一個深刻的佈道會,一定是我決志信主時的那一個。記得那是84年的一次教會的聖誕聚會,過往從主日學或學校認識基督教,那天開始了至今的34年信徒生活。


第一次為大型佈道會服侍──1990年葛培理佈道大會,當時我特意參加了一個與陪談相關的課程。已忘記有沒有為初信者陪談,但我學懂了簡單的佈道法,對之後個人佈道(短宣)受益無盡。


一次參與大型佈道會製作,是2003年於元朗大球場舉行的孫大程佈道大會,我負責兩天共三場的拍攝工作。當時我在電視台工作,所以被邀請擔任這侍奉。我在鏡頭下看到每場都有數百人決定相信耶穌,一方面看到神重用孫牧師的恩賜,又看到「信」可以好簡單:聽到了→接受了→相信了。

2007 年在大球場葛培理佈道團「福臨香港」佈道會,我能與外國製作團隊合作,負責做前期工作,預備拍攝器材給團隊使用。對於攝影機及音響的位置,都有他們嚴格的一套:講員的近鏡(close-ups)不能偏差;對於人像大小,都有他們的預定規格。在精心的安排下,數場佈道會都順利舉行,信主人數亦不少。GOOD AMERICAN!因預備佈道會需時多日,不能兼顧電視台工作,所以由那時開始,我離開原來的工作崗位,轉職機構同工。


提到與外國團隊合作的佈道會,我記起首次在2005年與韓國汝矣島純福音教會在港舉辦的一個佈道會,當時大家仍受劇集《大長今》影響,除了教會的主任牧師趙鏞基外,還有「尚膳大人」分享呢!我是負責場地大屏幕的直播,經驗告訴我,是以台上的人物為重;那知, 傳來「不是,不是」的回應,原來團隊給我的指示是看重觀眾,他們要大屏幕顯示觀眾的反應(舉手、高唱……)。「各處鄉村各處例」,只要主被高舉,我便順服。


除了大型佈道會外,在「往日」機構也曾舉辦小型的一至二百人的佈道聚會,甚至是每月舉辦一次。因出席人數不多,信的人可能每次只有1至2位,與大型佈道會比較,他們沒有群羊或明星效應,每個決定,都必一生銘記,我常為他們決志的堅定流淚感恩。記得某一天舉行佈道會,正是我的生日,同工「響了口」,當天的主講牧師吳宣倫博士為我祝福祈禱,使我畢生難忘。


2017年,我轉到真証傳播事奉。因為機構發展音樂事工,榮幸有機會走進錄音室充當監製,「俾下意見」,樂趣無窮。音樂不是我的強項(五音不全),卻成為機構於9月底舉行的音樂福音聚會的籌委。經歷了籌備會議、綵排及聚會的過程,當中我都耐心地聆聽和用心學習,開了一片新的天空。我想:將來機構會有很多有關音樂的事工及製作,音樂呀!我不怕「妳」,因為機構有一個同心的團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