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家書。分享

總幹事家書

2024年5月

親愛的同行者:


願主的恩惠和平安與您同在,在事奉上同得主的保守和帶領。


對目前紛亂世界的思考

對二戰後出生的人來說,他們大多數算得上是最幸福的一代人,戰後的社會極度渴望穩定,每一個群體努力地去重建自我價值,當大部分人的目標類近,各人朝著同一目標進發,就獲得美好的結果,那一代人成就了經濟起飛的香港,開始可以享受共同富裕的生活,其中一個深層的動力,就是得來不易的和平,他們都很珍惜安居與樂業的機會。


戰後第二代人,就如我本人,得以承襲前人所經營的繁榮社會,又無需經驗社會動盪下的生離死別,幸福不過;可是,當進入了新一個世紀,世界好像改變了,身處還算安穩的香港,從兩個方面開始感到十分不安,其一是從公開資訊所得知,那些戰火下的血與淚,夾雜著積聚多年的迫害與仇恨,在媒體畫面之前,我們都感到揪心無奈;其次是我們散居世界各地的朋友所反映的事情,特別是我們以往夢寐以求的理想地區,都在巨大的經濟不景氣之中,甚至有美國的友人說不能於晚上8時後出門,也不要好奇張望街頭帳篷中生活的人,因為可能會有殺身之禍,當然,或許有些是以地區而定,但可以想像到,世界實在變得很不平安。


我們曾經平穩安康的生活,可能在不久之後,又會回復到一百年前列強爭鬥的日子,可惜,我們這一代人都被寵得軟弱了不少。


我們可為世界做些什麼

想了又想,每個微小的我們,究竟有什麼可以做?面對紛亂的世界,可能真的沒有什麼事可做,除了一件,就是「關懷」。當知道什麼地方有洪災或地震,我們就立即向遠處的友人問安;當想起一些被遺棄的父母,就約他們去飲個早茶,聽聽他們重複了多次的嘮叨;當知道有什麼途徑能讓人早點認識神,就切實努力籌辦,讓更多人知道,真平安是不能寄望世界,只能寄望於天。


真証傳播的同工們每天盡力苦幹,因為我們時常彼此勉勵,我們不是為工作而工作,而是為得人,不為世界,只為天上的風景。盼望那必有真平安的天上。

感謝您的支持和鼓勵,我們能有同一的價值觀,因為我們同相信那位主,我可以向你分享,我們每天也在經歷祂。願我們一路同行,為主所用。


主恩常在!

主僕

陳永文 敬上

真証傳播、福音傳播中心

                                                                                                                                                    總幹事


二零二四年五月九日

總幹事家書

董事、同工分享

尹麗芬(同工)

董事、同工分享

若然問我財務及行政的工作,與事奉如何扯得上關係,說實在我還不可以給你說清楚。


記得最初帶著一份希冀,開始走進教會工作,滿以為可藉著工作參與神國的拓展,可是漸漸事實好像與這希冀愈來愈遠了。每天工作密密麻麻,原來團契、主日學、崇拜的時間與工作分不清,感覺變得不好受。曾有一次休假參加教會的冬令會,那個晚上,當我睡眼惺忪時,有位姊妹來請我幫忙向營舍取廁紙,她可能也搞不清我是在上班還是一位參與者。


正當我感到最迷惘的時候,發生了這樣一件事︰一個周六的午飯時間,一位住在教會鄰近植堂的傳道人,來教會找我們協助一些事務,他在等待的時候,指著正忙碌影印的傳道人問,是新來的幹事嗎?我笑了笑回答︰「不是,是傳道人。」他也笑了笑便離開。但我卻站在那裏看著那位忙得滿頭大汗的傳道人,她正趕著影印主日學的筆記。也許是午飯時間,她不想麻煩我們吧!就在這時候,腦海中浮起曾經讀過的一篇文章,是一位退休牧師的分享。在文章中她提到退休後才可以真正的做回牧師應有的工作,牧養主的羊。頓時我領悟到一件事,若然能在事務上幫上傳道同工的忙,他們豈不會騰出更多的時間及空間去關愛及牧養弟兄姊妹?我不也在這牧養的工作上有份嗎?自那天開始,工作仍然是密密麻麻,教會生活與工作時間仍是混為一體,但卻從心裏感到滿足及喜樂,也許再次被人從睡夢中喚醒也感到快活。


天父的計劃是無人能測的,祂把我從教會的工作中引領到現在的機構工作。在這裏不像在教會裏要面對人群,沒有弟兄姊妹前來要求協助,也見不到服侍對象的實體,因為我做的是財務及行政等後勤工作。這工作不似前線的同工,能在佈道聚會及事工活動中親身經歷人蒙恩的奇妙那樣叫人羨慕。

神是體恤人軟弱的,雖然我明白到背後黙黙的耕耘中,神仍與我同在及同工。不過祂仍讓我有份參與前線工作,有更多學習及對外工作的機會,跨出了財務行政的範疇,另一方面經歷祂如何讓一個愚笨的人去作一些她力不能及的事。

在這裏不單經歷神信實及恩典的豐富,指的不只在物質,而是生命的學習。十二年的工作中,學到最大的功課是順服。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工作的方式實在有太多的不同了,事情的發生及發展,可以完全不是我所願的,那個時候我學會不是向人發牢騷,而是默然向天父禱告,就是要發怨言也是向天父發,因為我知道唯有祂是最明白及可接納我的軟弱。禱告後事情仍舊事與願違,我相信這是天父的心意吧!我就學習與祂的安排配合,祂也會給我力量前行,往往在我感到無力想放棄時,神又讓我看見祂作成一些是我無法測度的事情,簡直是拍案叫絶!


其實什麼是工作?什麼是事奉?我認為工作也就是事奉,因為天父給了我們工作的能力及機會,與人配搭,完成祂所交付的。我們在此就好好的發揮出來,讓人在我們身上看到神的美名。天父才是大老闆,我們作什麼都要因他而作,為的是要討這大老闆的喜悅。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