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絡我們 關於我們 網站地圖
2020 年 4 月
2019 年 10 月
2019 年 6 月
2019 年 5 月
2018 年 9 月
2018 年 6 月
2018 年 1 月
2017 年 9 月
2017 年 8 月
2017 年 3 月
2017 年 2 月
2016 年 3 月
2015 年 10 月
2015 年 7 月
2015 年 5 月
2015 年 2 月
2015 年 1 月
2014 年 11 月
2014 年 10 月
2014 年 8 月
2014 年 5 月
2014 年 3 月
2013 年 9 月
2013 年 7 月
2013 年 5 月
2013 年 1 月
2012 年 12 月
2012 年 10 月
2012 年 9 月
2012 年 8 月
2012 年 7 月
2012 年 4 月
2012 年 3 月
2012 年 2 月
2012 年 0 月
2011 年 12 月
2011 年 10 月
2011 年 8 月
2011 年 6 月
2011 年 5 月
2011 年 4 月
2011 年 2 月
2011 年 1 月
2010 年 12 月
2010 年 10 月
2010 年 9 月
2010 年 7 月
2010 年 6 月
2010 年 5 月
2010 年 4 月
2010 年 3 月
2010 年 2 月
2010 年 1 月
2009 年 11 月
2009 年 7 月
2009 年 5 月
2009 年 4 月
2009 年 2 月
2008 年 11 月
2008 年 10 月
2008 年 8 月
2008 年 5 月
2008 年 4 月
2008 年 2 月
2008 年 1 月
2007 年 11 月
2007 年 6 月
2007 年 5 月
2007 年 4 月
2007 年 1 月
2006 年 12 月
2006 年 9 月
2006 年 8 月
2006 年 7 月
2006 年 6 月
2006 年 5 月
2006 年 2 月
2006 年 1 月
2005 年 8 月
2005 年 7 月
2005 年 4 月
2005 年 3 月
2005 年 1 月
2004 年 11 月
2004 年 10 月
2004 年 8 月
2004 年 7 月
2004 年 6 月
2004 年 5 月
2004 年 1 月
2003 年 10 月
2003 年 9 月
2003 年 5 月
2002 年 10 月
0 年 0 月
  rss  
戴紹曾牧師分享 撮錄:曾倢霏│文字整理:蘇文星
  2008真証傳播異象分享會 戴紹曾牧師分享 袁幼軒的分享【中文版】 【英文版】


各位弟兄姊妹晚安!今天晚上我們感謝神30年前就興起「真証傳播」,藉著「真証傳播」這30年來的功夫,叫很多人得著幫助。福音傳開了,神的國也拓展了,真是感謝神!

剛才鄭先生特別提到李愛銳,回想我在日本集中營的時候,李愛銳成為我們這些小毛頭的「洋娃娃」,那時我只有十四、五歲,但印象仍很深很深。我想,我今天能站在大家面前,也是因為李愛銳在那個非常困難的時候,給了我很大的幫助。

當年,我父母不在我身邊,五年半沒有見過他們的面(他們在後方傳福音)。記得,我們在山東煙台被日本人俘擄去,後來認識了李愛銳。他是一位完全擺上的倫敦會傳教士。倫敦會的工作在19世紀初就興起了,那是在英國教會復興的時候,不只是倫敦會,聖經公會也是在那個時候興起來的。

馬禮遜在短短的12年當中,就把整本聖經翻成中文,很不簡單。翻完了以後,他就把一本聖經帶回英國,並在英國呆了兩年之久。可能我們很多人不知道下面要講的這個小見証:

在那兩年當中,馬禮遜在倫敦招收了一些學生,並教他們中文──這可能是全世界第一間教中文的學校,在云云學生當中,其中有一位「劍橋」生,他的名叫Samuel Dyer(中文譯名字是:台約爾)。當Samuel Dyer在劍橋唸書時,有一天他拿到一個單張,裡面講到印度一個宣教士的犧牲,並引用了啟示錄第12章的一節經文:「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生命。」這一節經文抓住了Samuel Dyer的心,他想,這個宣教士的人生觀和我的人生觀是不一樣的,他們有一種愛、有一種力量使其能夠這樣擺上,到底是怎麼回事?Samuel Dyer後來說,自己有三天之久沒辦法讀書,並一直思考著此一問題:「我活著是作甚麼、是為甚麼?是為自己呢?還是為上帝呢?」正因為他受到這個感動,他的一生就改變了!他決定獻身到華人當中傳福音,也做了馬禮遜的學生。今天,我們很看重大眾傳播的工作,事實上馬禮遜翻譯聖經也跟大眾傳播有著不可分割的關係。文字工作太重要了!福音就這樣傳開了!分發單張、分發聖經,使更多的人有機會認識耶穌基督。

其後,馬禮遜給他的學生們一個挑戰,他說:「你們不知道,中國印書的時候是刻木板的,不是活字的,是一頁、或是兩頁、兩頁這樣子印的,可是在德國,已經有活字的技術了,我們為甚麼不能把這樣的技術引進中國呢?使福音越發地傳開吧!」如此,Samuel Dyer就受了感動……要知道,做活字不是把《康熙字典》拿來,然後把當中的字全部刻好那麼簡單。因為《康熙字典》的字太多了,絕大多數的字是很少用的,所以馬禮遜就跟學生們講,他說:「你們先在我翻譯的這本聖經裡面下功夫吧!怎麼樣呢?舊約、新約,你們算一算,到底有多少個不同的字?當時沒有電腦,也沒有聖經彙編,這個工作絕不簡單。但他們那就去算了,一算之下,算出三千個字就夠用了。後來,Samuel Dyer心裡想,光用馬禮遜翻譯的聖經是不夠的,所以應該去看《四書五經》,也該去看《三國演義》。因為Samuel Dyer想,如果要做文字工作,就不能限於聖經裡面的。我覺得,今天我們也要變通。我們要和這個世界的青年溝通,光用聖經裡面的方言,是不夠的。

後來Samuel Dyer去了檳城──因為那時候他沒有辦法來香港,也沒有辦法到廣州。在1827年的時候,距離五口通商差不多20年了,他先在檳城花了八年的功夫,其中有幾方面的工作:第一是傳福音,第二是設立女子學校,等等。由於發現在中國社會,女孩子沒機會求學,Samuel Dyer便和他的妻子一起建立女子學校。同一時期,他也開始修訂馬禮遜的聖經,但最重要的工作,還要數他開始做金屬活字印刷的工作……

Samuel Dyer在馬六甲呆了四年,後來再到新加坡呆了兩年。1843年,他來到香港,在兩個月的時間裡,他參與了兩個重要的大會,其中一個,是倫敦會在討論怎樣分派同工在國內的工場侍奉。Samuel Dyer本在檳城,因為那邊絕大多數的華僑都是講閩南語的,所以他很自然就想到廈門去傳福音,但後來他發現很多的人都想到廈門去,於是他就改變主意,去了福州侍奉,其實,福州話跟閩南語是大不相同的,Samuel Dyer之所以想去福州,主要是因為他覺得,既然沒有人到那地方傳福音,那麼我就去吧。

後來Samuel Dyer在廣州染上熱病,由Peter Parker為他治病。當Samuel Dyer病得快要死的時候,Peter Parker告訴他說:「你快要死了,我把你送去澳門,葬在馬禮遜的墳墓旁邊好嗎?」Samuel Dyer回答說:「請把我埋葬在廣州吧(當時澳門是葡萄牙的殖民地,尚未回歸中國),我要葬在中國,用我們的墳墓來贏得中國歸主!」但Peter Parker還是把他治好了,他上了船,來到香港時,熱病又復發了,叫他下不了船,等船去到澳門時,他就死在澳門、葬在馬禮遜旁邊。今天大家到澳門馬禮遜墳墓的旁邊,就可以看見Samuel Dyer的墓碑。

這個見証還沒有完,Samuel Dyer跟他的妻子一心一意地盼望他們三個孩子都可以獻身在中國傳福音,於是一直為他們禱告,一直鼓勵他們。Samuel Dyer的大兒子,也叫Samuel,Samuel Dyer II來到上海,做了聖經公會的主任;大女兒在寧波教書,她也是死在中國的;小女兒嫁了給戴德生,她是我的曾祖母。戴德生的愛情故事,今天晚上我不跟你們講了,你們可以看一下他們二人的傳記。

親愛的弟兄姊妹,文字工作、傳播工作太重要了!一個劍橋學生安靜下來,撫心自問:「我到底活著為了甚麼!」結果想通了,在神的帶領之下決定獻身,把他十六年的黃金歲月奉獻給中國,這個人是我的曾曾祖父,我感謝神!今天站在這裡,我要見証:神是信實的!

相關相片